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搜索
47531
查看
484
回复

医疗气功的练功报告

[复制链接]

楼主: 华侨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30-11-2007 01:1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by : 陈门第一大弟子 (PJ 学院生)
http://cforum2.cari.com.my/viewthread.php?tid=727975&page=10

练功报告

从小我就体弱多病, 时常这边痛, 那边痛, 以为长大了就会比较健康一点了, 谁知越来越差,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头昏,头重重,睡不好, 没有力,没有精神, 还有嘴烂, 3 到4 颗 ulser 在嘴里是平常事, 没有在嘴里才不平常。最痛苦的是病的不清不楚,要从什么地方下手都不懂。

我尝试过很多方法,看过很多医生;无论中医或西医, 维他命也吃很多,也很早睡(before 12 pm), 吃东西也超健康。
但都治标不治本, 有时连标都不治, 西医就说你很健康啊, 吃多两粒维他命就可以医好你的嘴烂了,中医就说我的五脏六腑不好, 需要调理调理。 吃中医的药的确有一点效用, 但对我这个穷学生来说真的很不便宜(每两个礼拜 RM150++), 每次问他几时会好? 他说要看情况, 最少半年到一年吧。 听了后我也知道不是他的错,他也是尽他的能力罢了, 但我的经济状况真的不能支持这种开支,所以吃了三个月后就停了。

我也认命了, 生病就生病啦,我的状况比起其他重病的人好很多了, 每次生病就拿别人来比较,获当作是磨炼吧,以此来安慰自己。 但每次不舒服及被生病所误到很多东西做不到或做不好时就会很气馁及失望。

虽然我说认命, 但我会很注意关于健康或养生的知识,尤其是关于中国的传统知识或关于中医的知识。 然后我就接触到气功了,也接触到真气运行法。我看到时我觉得如果真的有这么好的话, 那么医生就不用开工了。
我从来没想过会去学这些以前我认为是老人才学的骗人东西,我非常怀疑它的效用是否好像他们在论坛里所说的的那么有用。 所以我去搜集了很多资料,很多都看起来非常合理(跟我看的中医理论很像),而且我没办法找到关于他的骗人事迹,所以我开始有点相信了。


我尝试下载了五步功法来自己练了两天, 一开始没什么感觉, 但做久了就开始感觉到心窝部闷闷的,好像有东西顶住一样。我感觉到又害怕又兴奋, 害怕是因为不懂是不是出偏,兴奋是因为好像不是骗人的。 于是我去问问“佳丽” 的华侨兄关于功法的问题, 刚好他跟我说离我家才5 分钟车程的住家有一个老师将会在11月18号开班, 为期十二天。 刚好我现在大学假期, 所以我就毫不思索就打电话给林老师了。当我知道这只是 RM250 时, 我更加肯定不是骗人了, 应两百五十块, 一天3 小时, 总共 36 个小时, 一个小时才Rm6.90, 还少过教补习;所以我立刻报名了。

当我第一天到老师家练习时,班上大概有20 个学生,大多数的学员都是比较年长的, 但也有几个跟我差不多年纪的, 有些还小过我。第一天练得时候没有什么变化, 我的心还是闷闷及很不舒服,而且很多口水,于是我认为我的第一步应该是ok 了, 所以我就偷偷自己练第二步,当我一将气往丹田运时, 胸闷感立刻消失了一大半, 所以我就一直这样练下去了。

第二天我在家也是酱练, 胸闷感好了一大半了, 可是我觉得我的身体好像在微微摇,摇的时候跟摇脚很像,不懂为什么要摇但不摇就不舒服,我以为我的身体不习惯久坐不动,所以就用意念把它停了, 但当我放松时或忘了时, 我又会自己动了。 但晚上上课老师说到八触时,我看到其中一触是“动” , 然后老师说很多有病的人都会自动东来动去,因为气在调你的身体, 你不应该干扰他, 连功也要搁下, 什麽都不要想, 就让他自动调理你的身体。我听了后就放开意念给他自己动了,谁知越动越厉害, 头一直摇来摇去, 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这时老师就问我是不是小时候发过高烧。
我说是啊,
我小时候黄血病所以发高烧,
而且因为很迟送去医院,
医生说有50%会傻去。幸好没事,
但就是体弱多病,
而且最近几年还头一直昏昏沉沉,
很不清醒。

第三天我在家自己练时就更够力了,我一直动来动去,
而且还一直打自己全身各个部位,
打倒最严重的是头,打到头都肿起来了,
我很怕到底是不不是我发疯还是气在动。但那时我的脑海里什么都没想,
一点杂念都没有。我的舌头一直摇,摇到很够力。

过后就牙齿上下打来打去, 口水也更多了,但我过后没什么感觉, 头还是混混的,而且超级累, 只是胃口好了很多。这里的胃口好代表我每天必须吃多50 %的东西, 而且会很快饿。

第四天是最恐怖的了,我动着的时候最主要的的部分是在头, 好像:

1. 以手打头,手会自动找穴位, 然后再敲(很大力, 打倒红了)

2. 以头撞墙, 有时会用枕头顶着, 有时则直接撞墙(满痛一下), 好像要撞通那个头这样以便清醒, 但没有什么进展, 还是老样子。

3. 以手按摩头及摩擦头, 手会自动找穴位, 敲及按摩。 然后手再导向丹田

4. 手指会弹声音给耳朵听。

5. 左脚在敲右脚的时候, 手就一直敲头。

我担心的是会撞傻掉, 我听过有人说过有精神病的人不能学, 虽然我没有, 但我小时候发过高烧, 医生说会有50% 会傻掉, 虽然最后很好运没事。但我将一直敲头, 会不会虽然得到健康,但是傻掉? 于是我问华侨兄, 他说不必怕, 这时很自然的, 要对真法有信心, 还为我解释了很多东西,也令我搞清楚到底我有什么毛病, 你们可以在佳理的旧帖子看看, 他也建议我练混元功说会让我的身体复原的更快。我也练了。

过后时间就过得非常快了, 我每次练功都会主攻一个地方, 好像一开始是头部, 过后就是手部及胸部, 然后就是脚部。每次一开始时真气都会松松我的筋骨先, 然后就开始着许多奇奇怪怪的动作了, 其实这些是真气在令她自己动的更顺的时候所要做的动作,而且它还会自己找穴道及部位来敲打, 以让我的筋络更好及通顺。 基本上我全身的五脏六腑都有问题, 所以全身的大穴道都没有放过。

到了第八第九天时, 动作还是很大, 但种类就少了很多了, 现在真气大多数都是按摩涌泉穴(脚底中间) 和头部的不知名穴道。


练了十一天, 虽然不是完全好完, 但至少病情开始好转了, 对于没生过病的人来说, 这种感觉你们永远都不会了解的, 但你们必须好好照顾身体, 应生病真的是很够力痛苦的。


基本的功效如下:

1.        胃口非常好
2.        嘴烂好了很多, 虽然还是会有(刷牙时大力过头), 但没有什么痛了。
3.        精神也好了很多了 !
4.        性情也没有那么烦躁了
5.        睡觉也睡得好了


除此以外, 老师还教很多除了真法以外但我们又必须懂得东西。 例如: 养生法, 六字诀,中国气功历史, 病例研究,太极拳。。。。。。。。。。。今天是我上课的最后一天了, 有点不舍得。 但并不是我练功的最后一天, 我将会好好练习, 以便变得更健康。对于看到这篇东西而又还没练过而又需要的人, 请你怀疑真气运行法, 你越怀疑你就更应该去练, 而且失败的代价也不大(一点点钱罢了),站在投资的角度看这可是一个值博率90% 的东西(经济学生毛病)。 最后我非常感谢因缘, 林老师, 华侨兄, 以及在班上被我的动作搔扰到的同学。谢谢你们,真的谢谢。

[ 本帖最后由 华侨 于 26-9-2008 09:38 AM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30-11-2007 01:2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啊谋(厂东潮汕人)的练功报告

练功情况(有请道天前辈和华侨老师)

  粗略的将练功以来的情况分三个阶段。请前辈指点。

第一阶段:
  练功方法:按照真法的前三步功法走。(这时完全是个门外汉,连下丹田的位置都是在网上查后才知道的。 )

  练功时间:十余天(忘了具体是十四还是十五了。其间因为做手术,停了九天还才重新练)

  练功结果:通了任督二脉

  功境:这一阶段基本和《真气运行学》描述的差不多。就是第一步会心窝发热,发胀;因为我练到心窝发胀时
      气自动往下走,所以第二步也没怎么练。到了第三步,丹田发热却不是特别明显,但会胀,有时胀得                很厉害。然后就莫名奇妙的通督了。通督时也没什么特别强烈的感受。只是感觉后背很痛,接着就是                 玉枕很紧。之后全身一松,一条气从额头下来,舌头一下子给吸了上去。紧紧的贴住上腭。舌尖很麻

  练功总结:我个人觉得吧。坚持很重要。事实上我开始练的前几天是一点气感都没有的。但我仍坚持着练(事实是我那时候太空闲了,呵呵..)。有很多人,就是练了几次,也许也就那么几分钟当作一次,就说没感觉,
心里还暗骂,这东西骗人的。我教过身边几个要好的朋友练真法(照网上的教学搬 )。除了其中一个应该也算是奇才的那种人之外(那家伙一练就通了督脉,气感很强。其它的,练了几次,就没练了。真的很可惜,他们之中有一个肺结核,现在天天叫着吃药苦。有一个乙肝,治了两年都没治好的。

第二阶段:
  练功方法:按照真法第三步功法。(也就是一直守着下丹田)

  练功时间:一直守了十多天的丹田。(又记不清是十几天了。^_^)

  练功结果:身体开始有所转变。例如精神好了,以前一到中午会头晕晕的。

  功境:一直都是自发功。不是“打拳”就是“跳舞”。全身的气感很明显。有几次练功,身体会变大,变长。
       华侨老师说是气触奇经了。也有几次睡觉时,半睡半醒遇到怪事。当然又是气触奇经了。

  练功总结:只有一句话:通了督后,继续练功就对了。如果发觉自己会自发功,赶快找个宽点的地方练功。

第三阶段(也就是现阶段了):
  练功方法:静坐

  练功时间:到今天为止应该快有一个月了。

  练功结果:昨天才发现真气在治疗我的过敏性鼻炎,现在好像完全好了。很舒畅。还有一些小毛病也陆续好了。如手会脱皮啊、坐久肩膀会酸痛....

  功境:这段时间练功出现的现象就复杂多了。说起来太多,选几样记忆比较深的说。首先又是自发功了。本来第二阶段过后,有一个多星期没自发功了。但它始终还是又来了。自发功出现的前两天,背部中间,也就那个什么背关的,痛得不得了。跟通督时一模一样。后来那什么关不痛了后,又轮到玉枕发痛(前两天还痛了一次)。总之就是出现了类似再次通督的现象。且感觉那股气越往里靠,近到快好像快到椎骨了。说远了。还是说回自发功吧。这次动作出奇的多。到了后期,开始会自动“画符”,“念咒”,大叫,跪拜四方等。别问我是什么咒语,我自己也没听明白,哈哈。有些自发动作华侨老师已作了解了。好了。终于自发功没了。现在练功基本上入静很好。一练起功来,就像给点了穴那样。全身一动不动的定在那里。就算是到最后想收功了,也得意识好几秒,才能让身体受控制的动起来。这两天练功时,体外虽然不动,但体内开始作反了。忘了是哪一次了。出现果喉咙向内收缩,肺也会缩,肺在收缩的过程是没了呼吸的,感觉很明显它自己在动。然后是胃有动作。

又忘了是哪一次了。练功练了一会,突然感觉中丹田很胀,接着就是下丹田又很胀。然后中丹田的气往下丹田走。然后从下丹田向右边环着腹部边沿,包括上腹,一直到接近胸腔的位置,一整条气走过去,最好形成一个很大的圆环。因为整个腹部都感觉在胀,而且左侧身有点痛。太怕了,没敢练下去。这两晚都开始有见光现象出现。先是睡觉睡到一半时,身体莫名奇妙的充满气。然后人给惊醒,醒了再闭眼睡时,一下子整个眼前都是金光。就这样一晚出现了几次金光。是充满整个眼睛的。今天练功。闭上眼后,感觉没以前那么暗了。有点灰灰的。练一会好,就感觉更亮了些,好像天快亮那时候那样。有时,应该说是气机发动或者什么的吧。眼睛会自动转动,一转完停下来不久,眼前就一片白茫茫的。也有时眼睛转动后,是金色的,不过金色一下子化掉,变成一块块的慢慢散去。有时会现一块像红色的飘带那样的东西从右边飘到左边,最后没了。

印堂穴的位置这两次练功会发胀,有时会发痛。但头不晕,也没什么不舒服的。
还有,有时练功中,两肾会发热。有时外肾也会微举,但并不完全举起。

[ 本帖最后由 华侨 于 14-9-2008 10:28 AM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30-11-2007 01:4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帖】zaodo通督后的练功经历供交流。



欢迎大家发表意见,异见也欢迎。

2007-8-28
通周已半年了,刚通时入静很好,后来就不知道怎么练了。
通过一段摸朔,有了些进步,可赶上天气炎热,自己也易火旺,一练就上火,汗出后伤气,即壮火食气。停了几天,就有了湿气,汗后当风即腹泻发热。
前几天天气湿热,烦闷的很,加上检验指标有些上生,强坐下来练又上火。使我相信了体质和天气的因素影响是不容忽视的。
前天开始凉快起来,身体骤然感觉舒适了许多,坐下来那有感觉就轻守那里,有温煦的意思,我想这才是好的功竟----用文火亨煮自己的身体。前几天按1--4部练总觉得不适,可能还是火重和引导的较快。
写一下练功纪录,一方面可以总结和提高自己[心中想和写下来是不一样的];另一方面可及时求助于各位老师和功友,还请大家不吝赐教!

2007-11-10
昨晚练功时左肩和肘就刺疼难忍,半小时就练不下去了。
今晚也有疼痛,就手心向上,呼气时略张口,疼的轻多了。
以前常半夜醒来一身的汗,迷迷湖湖的不知是怎么回事,只知左肩疼,活动一下就又睡了。现在看来是疼出的一身汗,是疼醒了!
近来,经常活动肩膀,晚上基本上不醒了。

华侨2007-11-11
我认为左肩和肘就刺疼是真气在调理筋肌伤/堵,您应常出力举重(过重之物)。
经常活动肩膀 = 正是促进血液循环方法,甩手也是好方法之一。

zaodo2007-11-11
谢谢海外华侨老师的指点!我的"肩周炎"是今年夏天得的。
夏天盘坐练功上火频繁,汗出较多,渐渐地左肩不适、僵硬、活动受限,另外我想也有左臂活动减少的缘故。
近来,进行了针对性的锻炼,情况明显好转。
疼痛的位置是太阴肺经的路线,按十二正经的流注顺序,气由肝经流入肺经,是否为肝经邪气外排侄肺经?[本人的肝脏不太好,一肝病朋友同练,也出现了左肩疼]
另外,我发现若练功时两手交叉就无肩臂疼痛,真是怪哉!
以上虽无大碍,但搞清了就是一点经验。可否请海外华侨老师和各位高人进一步指点。

功前负重练了双臂.
今晚练功,垂腿坐,两手分放在两腿上,守空,渐左肩臂有点感觉,不管它.感觉渐重,保持不动,因动会疼重.半小时,疼重,不得已就停了下来,左臂动则疼痛,停一会才好!
几分钟后,盘坐,两手相握,肩臂无不适,半小时后收功.

华侨2007-11-11
手太陰肺經部分:又一支者,復從肝別貫膈,上注於肺,以交於手太陰肺經

患手太陰肺經疾病者,主要反應在喉、胸、肺,以肺為主,有下列病候:肺部脹滿、氣喘、缺盆穴處胸痛、臑臂部痛、掌中發熱,肩背痛,怕冷,少氣。

跟据以上资料,气由肝经流入肺经是对的,却不是肩臂疼痛的原因。肩背痛应是病灶在太陰肺經,您做手部运动就少痛是证明病根在手臂的太陰肺經。
相信只要太陰肺經大通后就不会再痛。

zaodo2007-11-11
谢海外华桥老师的指导!按说应该是肺经的病变,可是本人的肺脏现在很正常,难道是多年前的肺炎和胸膜炎留下的瘢痕?或者是今年夏天练工汗后左肩受了风寒?

查了肝经与肺经的连接途径:

肝经向上贯膈,一支连与肺经,另一支向上至面睛下,分一支环口唇,分另一支想上,穿眼睛和眉上额,入发际,终于百会.

今天练功体会了上书的气路,以前不知为何上头和前额,看来还是气通肝经的缘故,肺经不通自然就向上上了头了.既然如此,以后就不要怕疼,坚持打通肺经就是.

气可自动找寻病灶已经经历过,当时气过夹脊时,就拐入了右膀胱经的肝腧穴.

两手相握,肩臂无不适,不知为何?

2007-11-13

今晚练功左肩臂疼痛轻多了!

9.30--10.40 平坐垂腿,两腿上盖一物以御寒,两手分放其上,守空。

前额和头顶先有气感,后左臂有感觉。原来是肩和肘感觉重,这次是手腕的前后都有感觉,[昨晚和今天白天左食指就有点皱],想必是从肺经经过手指返回到了大肠经。

渐渐地,手肘的后部有了感觉,看来真的走到了大肠经。

肩尖儿前和肘前有了气在“簌簌”地流,到是无疼感。

象昨天一样,两侧肋象打寒战一样,速然一麻,随即气由两侧向上,由肩后上头,由颈两侧走头两侧----看来足少阳胆经也通了![昨天就有腿两侧的蚁行感]

但是,肩的问题看来并未解决,聪明的真气也决不会放过它!随后,肩前和肘前就刺疼起来。但疼痛的程度比以前轻多了,也无僵硬之感。也许是知道气冲病灶之故,疼痛之中带有一些快感。

冲击之中,气好象是由下向上冲击的,而肺经该是由锁骨向肩、再向下流注的。

渐渐地,肩部的最疼点[肱二头肌腱的附着点],好向被冲击的差不多了,气向内走,竟走到了腋下,不解?到底是那条经脉?

成果:

功后即觉得左臂轻松,上抬度加大。

另外觉得眼睛明亮,近看清晰。


2007-11-17
今天中午午睡醒后,迷糊中两腰背麻凉,随即向两臂的后侧走去.

又有两腰背深处的寒战感,后有点疼痛.

左臂的疼痛已到了左手部,功中活动后好转.

近来天气转冷,觉得比他人怕冷,穿的厚.原来功中易上火,坐下即身热.现在倒不上火了,易冷.做功时后背易冷,[双腿脚到是暖暖的].不知是否和排病有关?

另外好的地方有,双手和脸部的皮肤很光滑,面部有点泛红.


华侨:
患手太陰肺經疾病者,主要反應在喉、胸、肺,以肺為主,有下列病候:肺部脹滿、氣喘、缺盆穴處胸痛、臑臂部痛、掌中發熱,肩背痛,怕冷,少氣。

可见您的病发在手太陰肺經, 病根可能在肺未除尽。

左臂的疼痛已到了左手部 = 手太陰肺經已通大半,手掌至指姆那小段尚未通;通那小段时指姆会有所动,任由它动,不可抑制。

肺主气,表於肤,您的皮肤变化印证下例学说是对的:

《素间,咳论》说:“皮毛者,肺之合也。皮毛先受邪气,邪气以从其合也。”肺气不宣因而喘咳。

《难经》说:“形寒饮冷则伤肺”。反之,若肺有病变,亦必影响皮毛发生病变,《素间·痰论》说:“肺主身之皮毛,……肺热叶焦,则皮毛虚弱急薄著,则生痿癖也。”

《难经.二十四难》说:“太阴者,肺也,行气温于皮毛者也。气弗营,则皮毛焦,……则皮枯毛折……。”肺病因热而焦,则宣发不能,皮毛失去滋养而“皮枯毛折……”。

所以肺气宣发作用,除表现于司呼吸外,主要表现于肺与皮毛生理上的密切关系。

2007-11-18
今晚的情况:

因天冷盘坐与床上,半小时后气至左肩外后,又在前臂外攻走,大拇指发直,余指有气感.又向后至肩后,头向下垂象被从头顶下拉,抬起则刺疼.

一般在半小时后开始左臂疼痛,不敢想它,要不会更疼.坚持练到一小时,胳膊象骨折了一样,收功后不敢动,慢慢地摇摇身体\动动手指,要5--10分钟才能正常活动.功后要休息一会才能平稳呼吸.

好的是,胳膊似乎有了点发热,气的走向路线也不同了.基本包绕了肩臂.

近日消化略差,有点头晕,做1--4部略好.是气通经络耗费了真气了吗?


修真子:
在排除邪气的时候是会消耗部分真气,所以很多练功者会有气感不足现象,还需再炼再养.

2007-11-22
啊!非常地感谢修真子老师!这样一下就解除了我的疑虑,可以放心大胆的继续练了.

果然和排除病邪有关啊,我还怀疑是旧病复发了呢!


华侨:
大拇指发直 = 是手太陰肺經已通,再经真气冲刺几回肩背痛应会消失.

2007-11-23
海外华侨老师讲的很对,肺经的路线上已经没什么感觉了,疼痛的程度也已没那么强了。

又要开辟新战场了吗?

遵各位老师和功友的话,多练多养,消化有所好转。那晚练时出现了困倦,看来的确是耗气啊。

两天前中午吃了炒鸡蛋,后有右胁不适,次日同样。今天改吃猪肉,右胁下疼了几下,并向后背走窜。以前查出有轻微的胆囊炎,从未有不适,看来气通了左胳膊,又要开辟新战场啦!


华侨:
大周天己通了部份,常言『有为的小周天、无为的大周天』,此后不要为气攻病灶的疼痛分心,那是不通则痛之故。保持清静无为真气更为充沛、去病更为快捷。

今天下午练功出现了新的冲击线路。前几天手腕背侧就出现了疼痛,今天开始时左胳膊先出现明显的气流感,后有几处疼痛都不重,后自肘后部起,有股较强的气流,向上贴着骨头上钻,疼的我直咧嘴。真带劲啊!向上直到肩头,再向内过关节时似乎有阻碍,疼的很点。再向内感觉消失,后左耳前和眉上有感觉,功后左眼有点痛。


[ 本帖最后由 华侨 于 30-11-2007 01:43 PM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9-12-2007 01:5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Fuhu 的练功记录....1

2007年10月11日

我从10月2日开始练真法,至今10天。 每天三次, 每次从20分钟逐步增加到现在的45分钟到一个小时。

从来没有感到心口窝热过。在第二第三天左右, 心口发紧发胀,我一直到10月9日在确定每次呼气时心口都很紧的情况下转入第二步功。 今天是第三天。

另外一个问题是呼吸,开始总是感到呼气太短。自然吸气没有太大问题,但是呼气总是被心口窝以及往下部位的肌肉紧张给吞没了。好像如果吸气可以用三秒钟的话,呼气不到一秒就没气可呼了。其实这也是以前做功中一直存在的问题。现在好了一点,因为我有意识地将呼气放缓。但是中丹田的肌肉紧张还是时时出现。

在练到第四,五天时, 我发现我的后背(脖子以下)酸酸的。做功时没有任何感觉,收功后直着身板也没感觉。 只有在把两肩向胸部收缩时才发现那里是酸酸的,但是不难受。 这种酸到现在还有。

第二步功已经是第三天了。基本感觉不到热气随着意念从心口向下丹田流动。多数状态是完全没有感觉,所以似乎只有意念在那里活动。

每天早中晚三次功,发现中午那次总是最好的。我一般是在11点左右开始,12点左右收功。好在比较容易排除杂念,单盘的腿不太容易麻。总之可以有享受的感觉。而早上和晚上比较吃力。

2007年10月12日

早上躺在床上做功,不好,杂念不断。

11:05到11:55, 第二次功,不错。但是依然气感很弱。几乎感觉不到什么。

3:45 到4:05, 还可以。与上同。

2007年10月17日

今天是练第二步功的第七天。没有通任脉的感觉。

发现一个现象。早上练功,呼气不畅,每呼一口,就觉得从心口到下丹田的肌肉往里抽。中午做时,几乎没有什么感觉。晚上做时与早上相反,往外涨,觉得肚子很大,像个皮球的感觉。快收功时,排了两次气。

2007年10月18日

同样,早上肌肉往里抽,并且口中干燥,没有口水。中午没感觉,但是有少量口水。晚上也几乎没感觉,肚子时而涨气,时而没有气。快收功时,觉得右眼要流泪。过了一会,泪珠流下,只是右眼,可能就那么一两滴吧。

2007年10月19日

早上没有做。中午开始时,心口窝比较紧。过了五六分钟,一点点没了。一直到收功,几乎没有什么感觉。没感觉时,就常跑神。

从练功开始到现在,我就从来没有感觉过任何热气。

10月28日

今天转入第三步功。早上和中午仍然做第二步。下午增加一次,从2:14到2:52。以第二步功开始,然后转入第三步。 今天早上躺在床上做功时,右腹部疼痛,位置在病灶处。疼了两次。 起床后没了。

11月1 日

今天因故生气,
晚上做功很难入境。也睡不着觉。晚上8点40 排尿后做功,睡觉。半夜12点40起夜上厕所,发现尿液又回到以前状态,很浑浊。这段气功已经把我睡觉后的第一次尿液(以前总是浑浊的)改成清夜了。记得昨天起夜的第一次尿液还是清的。

做真气功到今天整整一个月。

2007年11月4日

昨天半夜上厕所,大约12点40分。回来后在即将入睡,半睡非睡状态下,忽然听到体内砰的一声,把身体给震直了。我本是睡如弓的姿势的。 我也被完全震醒了。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这是真气捣的鬼。我自己慢慢将身体缩回大虾米状态重新入睡了。就那么一下,再也没有发生。

今天清晨6点20起床,6点25 开始做功到7点34 分,约70分钟。 入静状态一般。收功时搓脸,发现两眼有眼泪,右眼多于左眼。中午做功70分钟,一度左小臂和右手腕背部发麻,约有一分钟。后来左腰和右背酸痛有那么一回。 晚上做功鼻子麻麻的,不到一分钟消失,后来又麻了一次。

11月5日

今天中午做功70分钟。刚开始时很怪。心口窝发紧,很像做第一步功的状态。我用意念下引到丹田,有一点效果但是不明显。就不管它了,继续守丹田。大约过了12到13 分钟(呼吸了120多次),气才慢慢沉到下丹田里。 左腰还是酸。不知是攻病灶,还是气在督脉。

11月8日

今天早上大便,发现其臭难忍,看看大便颜色比往常要深。

昨天和今天做功时后背右上方隐隐作痛。

11月10日

今天一天不舒服,头微微地疼,身上发热,有点像感冒发烧的热。做了两次气功,也没有精神头。做完后不像往常感觉清爽。估计气功在翻找我的病吧。

11月11日

昨天晚上看完球到家已经9点20 了。马上洗洗睡下,大约9点35。我躺着做功。一度感觉气走到肛门,顶着肛门隐隐酸痛。顶了一阵,慢慢消失。我想大概气找到了我的痔疮。我前天痔疮又开始活动。这次我没有用任何药,想看看气功的效果。今天是第三天了。以往如果我三天不用一点药,就很痒痛了。今天似乎比昨天还要轻微。快没有感觉了。等明天再看看吧。

今天早上5点24 左右被尿憋醒,正琢磨要不要起来上厕所时,突然感觉小腹肌肉紧张,有点像一个手指从里往外捅,反正一个硬硬的往外顶的东西,然后就有气要走肛门,我连忙提肛堵住,好像没有太堵住。反正过了一阵感觉没了,我起来上厕所。

早上起床完全恢复往常精神气爽的状态。心里很高兴,昨天的病态完全没有了。

中午做功64 分钟,有点享受的感觉,享受探索自身人体微妙的快感。比如这里跳一跳,那里捅一捅,好像体内有个顽皮的孩子到处乱捅咕,然后又藏起来。一度会阴连跳带痒,有点轻微刺痛般的痒。前一段会阴不时跳跳是有的,但是从来没有痒过。一会就消失了。又过一会,忽然感觉鼻子开了,一股清澈凉凉的空气吸进来。我从来就没有感觉到鼻子有什么不适,呼吸总是很顺畅的。但是没有想到还可以更开一步,有更舒适无比的呼吸快感。气功真是奇妙无比呀。坐在那里不想起来。但是做午餐的时间到了。不得不起来。

今天天气不错,不冷不热,下午加餐,又多做了一次,从3:35到4:21,还是感觉体内小打小闹地这儿来一点,那儿来一点。右上臂麻了一段,有时指头尖发热。 命门处好像一闪即逝地跳了一次。

11月12日

可能又是一个好消息。我估计我的痔疮被治愈了。今天是痔疮犯了的第四天,我始终没有用药,今天恢复到正常了。在过去四天不用药而自己恢复是不可能的。

11月16日

今天中午做功,下丹田发胀,一般中午功是从来不胀的,只有早晚,特别是晚上功胀得厉害。中午功做到50分钟时,打喷嚏一次两个,先后打了两次,然后右鼻孔流清鼻涕,因为没有在身旁放纸巾,只好收功去卫生间。 后背还是没有气感。命门处也无感觉。 痔疮不见了。

晚上从7:55做到9:05。其实还没有做时,已经感觉腹部胀。刚坐下喘地一口气就已经胀得鼓鼓的。今天看了真法问答,记得有一答中说如果感觉下丹田胀得很,可以意念命门。于是这样做了。开始没有任何变化,后来好像有凉的感觉,总之不明显,直到收功,肚子胀还是没有消退。但是站起来时发现十个指关节很酸胀,可以握拳,但是和平时不一样。直到半个小时后才恢复正常。

11月27日

好像从练功的第三天起就感觉到后背的酸胀,做功时无感觉,收功后无意间双肩向前收缩时发现后背是酸胀的。但是记不起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做功时右边后背的一个点隐隐作痛。已经有一个半月左右了。最近好像慢慢地疼痛要消失。可是今天又疼起来,挺难受的。常常敲打那里,还是不行。  气哪里都去就是不去后面的督脉。

不做功时,头晕晕的,很像喝了点葡萄酒后的状态。今天就更明显了,洗碗时险些打碗。

另外这些天还有胃酸的感觉。还有喉咙不舒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9-12-2007 01:5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Fuhu 的练功记录....2

2007年11月28日


今天是第三步功的一个月,我决定冲刺,加大功量,一是胀肚太难受了;二是右后背那个痛点我背了好像有一个多月了,难受。

早上 7:10—7:45;

上午 9:40—12:05;(中间去一次厕所)

下午2:00—4:00

晚上 7:05—8:20

共做了6小时10分钟。

因为下丹田总是胀鼓鼓的,我开始意守命门,今天一天都是命门。开始没什么感觉,后来有些凉凉的。一度有什么东西顶了一下似的,但不是正中间,而是略靠命门的左边。 还是感觉不到从下丹田到会阴再到命门的流动。会阴时而跳个一两次的。但是下午做功时感觉肩膀以下的后背整篇发麻,右边覆盖面更大。右后背还是有疼痛。 晚上做功快结束时(大概8点以后吧),感觉麻感上行到后脖子两边,可能就是玉枕吧。时间不太长感觉就消失了。

11月29日

早上 6:35—7:50

中午 10:04—11:53

下午 1:55—3:35

晚上 7:10—8:37

共6小时2分

早上功玉枕发紧胀,没多久就消失了。

上午做功时感觉到后背正中间脊梁骨处有气感,没有多久就消失了。

做功时有过触动的地方包括:右大腿最上端正前方处,右小腿外侧中部,右脚上面,左大腿外侧上端, 左脚第四趾,左上臂从肩膀处麻下来。下午头顶略靠百汇的左边麻了两次。

晚上刚一坐下就胀得厉害。意念命门根本没有用,气哪儿也不去,每呼一口气就像吹气球一样小腹胀大,再呼,再胀。改回意守下丹田也没用,感觉肚子再呼就要爆。想到不知在哪儿看到的以前对革命先烈用的刑罚是将嘴耳朵堵住,往肛门里打气活活把人爆死。我现在是呼气也不行,不呼也不行,收功好像也不对。心里紧张,不知该怎么办,直叫李老,快救救我吧! 因为有些冷,把放在身后备用的单子披上。就动作了这么一下,丹田里的气马上瘪了,也不知去哪儿了。但是空腹之后接着再呼气又重现胀起来。一晚上每动弹一下就打两次嗝,气消再胀,反复这个周期。身上腿脚臂手一会儿这儿麻一下一会儿那儿顶一下,最奇怪的是小腹右侧麻疼几下,过一会儿左侧麻疼一下。 后来腹胀的厉害就要排气。几次提肛防止还是很难阻止。最后不得不站起来,还是很难,只好收功。

现在是晚上9:17,收功40分钟了,右脚跟的右外侧开始发麻。头还是晕糊糊的。刚才打字时右手的劳工穴有刺感。

晚上睡前上厕所,发现尿液混浊。

上床做卧功,发现气要溜出体外,怎么提肛也难阻止。

11月30日

清晨3点40分突然醒来,因为气攻后腰,命门以下部位凉凉的麻麻的,整个部位很紧。因为太紧把我弄醒了。还有微微的冲撞力。终于攻破后腰了。我把后腰看作铁板一块,可能与我有23年的腰痛病有关吧。 气在攻后督, 我不敢动,可又便急,在感觉略微轻时急忙爬起来去厕所,发现尿液是混浊的。从做真法清澈了尿液以后这是第二次看到混浊的尿液。

不知清晨什么时候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我同学因为跟丈夫吵架到我家里借宿,和我睡在一张床上。我先醒来,发现身体下褥子上面一片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长腿的小虫子。我大惊,急忙推醒她。她说,我家里闹这种虫子有一段时间了。我又急了,说原来是你带来的。现在我该怎么办?镜头一转,她丈夫来我家里接他回去,又搬进我屋里一个布告板似的东西,可是我低头一看,天啊,板子的下半部份沾满了小臭虫。后来怎样忘记了。醒来后心里很不舒服,不知此梦想传达什么。哪位高人替我解解梦。

该起床了,可是我为什么没有平时的充沛精力呢?一翻身,把右后背给拧了,就像以前扭腰的感觉,可是无论如何也达不到扭的程度呀,因为只是从右侧躺想轻轻地正面朝天的躺一会,刚刚一动,就觉得刺痛,正是这两个月做功的那个疼点。

我还是可以自己起床的,但是刚一起来,发现脑瓜盖晕晕的,沉沉的,喉咙很像感冒的状态。总之,绝对的生病状态,而我在这个时候不可能生病。我突然对那个梦有了醒悟。。。哈哈,今天是该气功“翻病”了,翻病用现代计算机语言不就是“debug” 吗?不就是把“bugs”从我身体里驱逐出去吗,结果驱逐出一大片到我的褥子上去了。

吃完早餐上厕所,发现大便颜色较平时要深,并无太多的 刺激味道。

不管,,虽然抬胳膊,转身体都不大灵活,照原计划做功。

上午 9:31—12:11(中间11:20去厕所时都在做功方便两不误)

下午 2:06—3:38

晚上 7:15—8:20

共5小时27分钟

上午做功的反映都忘光了。

下午刚坐下不到十分钟,先是命门下边偏左(不是正中)往外定,命门以下整个部位凉麻。过一会消失。然后夹脊以上肩膀以下正中脊梁骨很紧,片刻消失。紧接着前额一片胀紧,很像戴了紧箍咒。那个部位从做功以来从来就没有过任何感觉。片刻消失。紧接着,从鼻子中部开始发麻,一点点下移。我马上意识到可能要通督,便马上检查我的舌头,没问题,还贴在上牙膛上。鼻子上的麻感最终到了鼻子尖上,出乎我的意外,舌头一点也没麻。鼻尖的气一跳,跳到我的胸膛以上锁骨以下的正中间,然后成一个小球状,比黄豆粒大些,一点点往下滚,滚得很慢。滚到心口窝就成很大的气块不动了。 我意守丹田,绝不引导。那气块一毫米一毫米的往下移,移到心口窝下两寸处就再也不走了。过一会儿慢慢地消失,不知去哪儿了。同时,鼻子从根部发麻,慢慢下移到鼻尖又没了,同时心口窝的气块又出现了。就这样鼻子麻,到鼻尖消失,心口窝气块出现,再慢慢消失这样的循环有四次到五次左右。后来心口气块就完全没有了。可是鼻子还是一次一次的麻,共麻了有22次左右,不管我意念碰到那还是完全没想哪儿。 在第10次鼻麻的时候,我的脖子以下胸部往上开始热起来,不是大热是温热,持续了很长时间。要知道我做功7年身体从来是不热的。 这个热还没有消时,左边耳朵开始发热。右耳很正常。左耳的热就像冬天在外边冻着了,进屋里后开始热的那种感觉,好像还有点耳鸣,但是什么都听得很清楚。 脖子热消退了。可是左耳热持续了估计有20分钟左右,后来还有脉搏似的跳动,搞不清在哪里,靠近左耳,也靠近鼻子部位。

另外在第一次鼻尖气跳到前胸时,口中有大量的津液。当时我没敢下咽因为等着鼻尖的气下到舌头上,我不敢动。可是舌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等我下咽津液时,发现比平时多了不少,而且不到一分钟就要下咽一次。恐怕不到十分钟连续咽了有十多次。平时做功一小时可能能咽四到五次吧。 还有鼻子突然吸入凉凉的十分清爽的气,真是享受,好像鼻子通道突然间畅通,要知道我平时鼻子没有任何毛病的。

晚上7点15开始做功。一般晚上功是一坐下来第一口气就会感觉胀肚。可是今天晚上怎么呼吸都顺畅,完全不胀气。但是一开始呼气时,每呼一口气都觉得吹进脑袋里,丹田里好像也有点,但是脑袋充气十分明显,好像脑袋变大了,还晕乎乎的。这样的感觉大约持续了有十多次呼气,然后就没有了。一切都跟平常人的感觉一样,完全没有气感。

过了一会,右手腕上边一寸左右大拇指那条线上边开始发麻,麻了至少有五分钟左右。还没有消失时右手手背忘了是哪两个指头中间发麻。再过一阵,右腿外侧足三里穴位往下一点刺样的麻。然后是左上臂外侧到小臂以肘关节为中点大约有半尺长,三四寸宽的面积发麻。然后是左脚大脚趾上面发麻。接着右脚脚面发麻。所有这些四肢发麻除了右手腕和右腿足三里出外,都持续很短时间,几秒钟到一分钟左右不等。

下午收功和晚上收功后,脑袋始终有气感,几乎没有间断。 现在我在打字,百汇穴也在那里一动一动的忙乎着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9-12-2007 01:5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Fuhu 的练功记录....3

12月1日


上午 9:55—12:00 (两次厕所同时做功)

下午 1:58—2:57

晚上 7:03—9:01

子夜 11:00—11:35

共5小时35分钟

早上梳头(我梳头都是用刷子做头部按摩,每次50下),发现左半边与右半边脑袋的感觉不同。右边正常,左边有些麻麻的感觉。

上午功坐下后呼气时下丹田一点点胀,呼了十多次后渐渐消失。每呼一气脑上半球就充满了气,两小时中百汇穴有三次刺麻感。

后背开始完全没有感觉,很轻松。后来发觉命门以下部位凉麻,很舒服,两肩胛骨那一大片也凉麻,舒服。有两次肩胛骨中间的脊柱有些紧,酸胀,过一会儿消失。

只要身体一动弹,如换腿盘坐,上厕所,打喷嚏等,就感觉气在后背脑袋扩散,非常舒服。

坐下后主要的气感还是在四肢上。先后有右大腿外侧,膝关节上边一点, 右脚趾一二三趾部位, 左大腿外侧中间部分,左脚二三四趾部为,右脚底涌泉穴往下一点,左右手指等在不同的时间刺麻或跳顶。

一度左耳 发热,但是没有昨天热得厉害。其间上厕所时,左耳呼呼作响,如同刮大风。响了有十几下没了。

下午功后背时而酸痛且紧,然后消失。这样的情况有两次。

头顶左半球有气麻感。 左脚大脚趾底麻。右脚小脚趾外侧麻。

晚上功呼吸,腹部完全不胀,这是从昨晚起第二次晚上下丹田不胀(从一个月前的第三步功时起)。开始后背很轻松。后来发紧酸痛。除此之外,感觉主要在四肢上。

一度右脚内踝骨处刺麻痒很长时间,很想用手挠;右脚第三趾刺了一下。一度每呼一次右膝关节气感一次,连呼三四次都是如此。再呼,发现前胸膛(锁骨和心口窝中间部位)轻微疼痛一次,同时膝关节气走一次。十多次呼气之后渐渐消失。 一度右小腿后面正中间有往里拉的感觉,其中一次力量很大有点像要抽筋。 左脚脚面靠近第一二趾有刺麻感,左脚心涌泉穴下面一点刺麻。

一度感觉右鼻孔有鼻涕慢慢流下,心中暗自庆幸,多亏我事先在手里握了一块面巾。要擦时,先用手指摸摸,发现什么也没有是干的。接着左右鼻孔同时流干鼻涕。到上唇边沿消失了。一度头左半球与左耳连成一体的气感并伴有左耳洞里面的脉搏跳动。

后脊梁骨还是很紧酸痛,突然感觉到两只上臂凉凉的麻麻的,从里到外整个上臂就像被压了很长时间的那种麻。从感觉到一直到收功都没有消失。临收功前,脊背酸痛消失,后又出现,又消失。。。

我现在打字,左手无名指下面靠近劳工穴处一直在刺麻,头上有气,但是晕晕的感觉比以前要轻些。

子夜功35分钟。 刚坐下不久,就感觉下丹田(肚脐上面)内有东西跳动,很快。我听到我家秒表的速度,我体内的跳动大约一秒钟有三次。一直在跳跳跳。过了一会,这个跳动的小球一点点往下走,走到会阴处就没了。 不到两分钟,有重复一次,总共重复三次。再过一会,我就听见左耳好像一阵风带着呼啸的哨声进入耳洞,没有任何痛感。当进到最深处时,我就觉得下丹田突然开门,我的呼吸好像突然全部的进入那个门里。相当的舒服。过不一会又回到常态。但是我感觉不到关门。同时发现双臂又是凉麻的状态。

12月2日

早上:6:32—7:35

上午:10:21—12:01

下午:2:10—2:53

晚上:7:00—8:10

半夜:10:30—11:10

共5小时10分钟

早上功坐下不久,又出现下丹田跳动,但是比昨天夜里的速度略慢,位置好像也往下面一点。但是不往下滚动。自生自灭。再出现一次,比头一次的力量弱,又自生自灭。没有再出现。

坐了20分钟不知为什么坐不住,我立刻上床接着做卧功一直到7点35分。后背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很久没有这种完全正常的后背了,心情自然很好。但是两臂的凉麻已经下延到整个胳膊,左臂甚至已经延伸到手背上。收功后还是略略的凉麻。但是收功后头上的气比以前还要减少,但是身体移动马上又能感觉到。

上午功脖子下面的脊椎骨有气感,不很难受。位置比昨天的酸痛点要高。气在那里呆了不到十分钟,就彻底消失了。四肢的气感不太强了,除了右手腕上面小臂的下端有些麻,右手中指的手背刺麻,左脚底涌泉的下面刺麻以外,没有太多的气感。

做功一小时左右,突然感觉下丹田开门了,呼吸进入那个门到了很深很深的洞里,不管我吸呼多大的气量,都填不满那个洞。但是很快(大约不到十次呼气),有气块在中丹田形成,浮在那里不下去。同时那个门在慢慢的关上。我的呼吸又到了下丹田的常态上了。

一度昨天后背的痛点又出现,后消失,后又现,由消失。但是整体上督脉保持平静状态。 一度右下腹病灶处有触动,击了几下又走了。

下午只做了43分钟,外面风太大了,呼啸着,我很难集中。 但是后脊椎狭窄处明显通了。 右后背还有一点疼感。 做晚饭时右膝盖后的下面一点靠内侧被气狠拽了一下。

晚上功发现下丹田又发胀了。双耳三次有气压,第三次时间长且强,约20分钟左右,先伴有很强的呼呼的风声,后转为脉搏跳动声,直到自行消失。中间打喷嚏六次,流鼻涕。 右后背和同一条横线上脊椎都隐隐发痛,消失,再现,再消失。 一度感觉如痴如醉像要入静,但是分明还能听到秒表声和客厅里的电视声。权且称为半入静吧,但是感觉并不舒服,因为耳压随着入静更强了。

上床准备睡,脚痒用手挠。突然想起什么下床到台灯底下仔细看,发现右脚内踝骨处前两天气功刺了很久的地方出了几个泡,刚才挠的快要破皮了。重新回到床上,可是睡不着,只好做卧功。但是怎么躺都不对, 呼吸也困难。我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痛痛快快地呼出去一口,不曾想,这一呼,右手中指和无名指像叫针刺了一样。 我前后共深呼吸了三次,因为太憋气了。第二次没什么特别的。第三次长呼气又扎到我的左脚第三第四趾头上。翻来覆去地怎么做都不对,只好下床坐在垫子上。还是很难静下心来。后来总算是静下来了。

12月3日

早上:6:10—8:10(只能算半小时)

上午:11:07—12:25

晚上:8:24—9:39

半夜:10:47—11:19

共3小时35分钟

早上两个小时中有效共恐怕只有半小时左右,大部分时间是睡过去了,甚至还做了梦。

早起梳头好像两边脑袋的感觉近乎一样了。左半边还有微微的麻感。

上午功很好。 哪儿都没有明显的紧或疼。一度感觉气灌满了后背,双臂直到手背,整个脑部,过后又开始在前胸锁骨下的一片撒开。脸部(双眼的下面)也有气。胸前的气扩散到快接近心口窝处然后消失。 一度右后背那个老地方以及脊梁骨处又紧了并轻微的疼,我马上意守下丹田,就没了。 收功时搓脸发现眼睑处湿润说明有眼泪。

晚上功一度入静,虽然只有一分钟左右,感觉美妙极了。在意守下丹田很静心的情况下,感觉要进入痴醉状态,好像有一种力量将我(还是我的意念我的身体反正说不清)拉入一种境界,脖子以上的头部开始膨大,里面的空间变大,虽然看不见什么,但是分明听到了下丹田那里有流水声,哗啦哗啦,就像我们在乡间听到的小溪的流水声。我正想美美地赖在那里享受,又把我踢回到凡间,乖乖地喘气吧。

睡前的半小时功,刚坐下就连着四个喷嚏。很快就排除了杂念,意守下丹田。过一会发现下丹田里动,好像一个实体肉块有最小的鸡蛋那么大,一动一动的,其频率和我的呼吸频率差不多。动了有十多分钟然后慢慢消失。

12月4日

早上6:43—7:45

上午 11:00—12:04

晚上 9:13—10:26

共3小时20分钟

中午功特别舒服,不想起来,可是中餐时间到,不想打破正常的日常规律。

舒服的主要原因是整个后背从下到上很轻松。那个长达两个月的痛点基本没了。只是我偶尔想到它怎么不见了的时候它又马上出现,微微的疼。我马上将走神的意念拉回到下丹田,它就不见了。一度下巴正中出现气感,像一个小泡在快速的转,边转边往下走到下巴边上再向后面脖子方向转,但是到了下巴底部的中间就转没了。接着上下嘴唇中间靠左发麻,微微的麻,过一会不见了。

晚上功出现胸部压痛的感觉,慢慢往下移直至心口窝成小气快。 一度下丹田跳动频率接近脉搏跳。

12月5日

早上 6:45—7:36

上午 10:57—12:04

晚上9:17—10:42

共3小时20分钟

早上的胸部气感变成沉重而不是压迫感,也略往下移。

上午功下丹田又跳了很久。这次是胸腔和后背连在一起一块发紧微痛。一度右眼的右半边往里抽,抽得很有力度,抽了七到八次停止。 入静不好,跑神,知道快结束时才有很好的状态。

吃过晚饭坐在计算机前阅读,右腿足三里出一跳一跳的有十来下。

晚上功右边玉枕处发紧,不到一分钟变为脉搏跳动,连着右耳朵一块跳了很久后消失。接着是十分平静的状态,哪儿也没有气感,没有麻痛,舒服极了。可是快要收功时,两面玉枕同时发紧,一直麻到整个后脑勺。我便意守百会,百会便有针刺感。等了好久麻感也不退,只好就那么收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9-12-2007 01:5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Fuhu 的练功记录....4

12月6日

早上 6:50—7:50

上午 11:06—12:24

晚上 8:55—10:09

晚上 10:20—10:40(卧功)

共3小时50分钟

早上卧功,不好。起床后发现左后背酸痛,从来没有过。后来没有了。

上午功还可以,但是入静不理想。 胳膊大腿手脚上的针刺感大大减少,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的麻感。长时间左半边脑袋,左胳膊麻。一度左手劳宫穴和右脚的涌泉穴一起发麻。快到收功时,我略微低头,才发现两边的玉枕穴有点紧,但是不低头感觉不到。

晚上做功之前就已经不舒服了,好像要泻肚的感觉。但是我知道从基本以素食为主到现在快三年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吃自己做的饭泻肚的事。我还是坐下来做功。下丹田腹部就跟泻肚前的感觉一样,肠鸣排气时而伴有轻微的疼痛,那种痛感都跟拉肚子前一样。可是都收功了也不用去厕所。 入静却很好,连眼皮都很沉重,不想睁开眼。

收了功上床睡觉接着做卧功看能不能排掉这种感觉。还是不行,那种要泻肚的感觉还在那儿。不管,睡觉了。

12月7日

早上 7:00—7:55

上午 11:06—11:57

发现每次(而不是每日)做功都给我上演不同的节目。今早上那泻肚的感觉完全没了。一开始时,从玉枕以上整整半个脑袋发麻。那滋味可真舒服,好像脑袋大了一圈,麻酥酥的觉得充满了气。快收功时没感觉了。除此之外,一切正常,其它处没有气感。对了,下丹田有跳动。

上午功几乎没感觉,除了后脑勺还有一点胀麻。

华侨老师:

能请您帮看一下我的练功日记吗?我把它贴在实践日记板块里了。我在那儿提了三个问题:

1。我现在到哪一步了?我通督了吗?若是通了是什么时候通的?

2。我想知道通督与否是想问你们,如果我通督了,我可以恢复常规的体能锻炼了吗,如跑步,游泳等?

3。我右后背那个长达两个月的痛点是过夹脊还是别的什么? 年年体检都没有发现那里有问题。具体位置是脊椎向右开两寸,用你的左手手背能够的着的那个位置。

先在这里谢谢您。


fuhu:您好!
   华侨老师不在线,我来回复几点:
   1、从您日记看,现在应该是典型的四步功反应,很正常的,不喜不惧,勿忘勿助吧!
   2、您现在正在通督的过程中,此阶段,与生俱来没有过的反应还会有很多很多;不喜欢的反应,比方说某一处的疼痛,不要在意他,越在意疼痛感越严重。
   3、关于恢复常规的体育锻炼,可以试着来;恢复常规的“体能”锻炼,还是慎重一些!

---- 贾国宗答



suhu 您好

先多谢贾老师解答。

我也看了您的练功日记,基本上都练得很好,也见了功效;唯独在玉枕发紧时急於改守百会,犯了急功求利之弊。如能忍耐久一点,真气力足就可能完成通督。不过,您已通了部份十二正经,手指脚趾都与十二经有关连,如想知道可浏览:

各种病症与经脉图解
http://www.zqyxf.com/zfbbs/dispbbs.asp?boardID=112&ID=7685&page=2

目前您只需在下丹田不断地培养真气,通督指日可待。背心处是夹脊关,疼痛是正常的,以前通督后也痛过,至到气成蛋狀才减痛,气成片时(大通)就不痛了。


[ 本帖最后由 华侨 于 9-12-2007 01:58 PM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1-12-2007 05:5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zqyxf.com/zfbbs/dispb ... p;skin=0&Star=3


城下秋木 (Seremban 人士)

我的肝有毛病
2004年6月18日验血验尿,肝的SGPT数83(比正常不超过54,多出约60%),
有一点尿酸.中医师说我有脂肪肝.
2005年7月25日再验血验尿,肝的SGPT数跌回50,可说好了.尿酸没有了
我在2005年2月25日开始练功,八天后通督
我每年都验血验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1-12-2007 05:5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zqyxf.com/zfbbs/dispb ... age=1&skin=0&Star=4

尘海浮沙:
我两年前得了白癜风,半年前开始练真气运行法,到现在还在三步功,主要是难入静。
病情有很大好转,我觉得真气运行法很好,决心继续练把病治好。
白癜风是一个世界性医学难题,全世界人群发病率约在1-2%。
不知道以前有没有白癜风患者练真气运行法治愈的先例,真法研究所有做过这方面的研究吗?

答 :
老师(指李少波教授)的弟子就有一位是白癜风患者,而且是大面积的。现在已恢复的差不多了。

[ 本帖最后由 华侨 于 11-12-2007 06:01 PM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1-12-2007 06:0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zhengjiang :

我自学真法身体的变化:(现正练三步)
1、因前列腺肥大而引起的尿频、尿急、排尿不畅明显好转。
2、大便长期干结明显缓解。
3、面部大如小黄豆的疣从基底部全部脱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1-12-2007 06:0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wenxiuhua :
我有胃病,四十年了,人也很瘦,才七十多斤,自练功有半年了,练到五个多月时通督了,练功过程中,依次出现中丹田发紧,下丹田有气丘,肠鸣矢气,命门发热,夹脊受阻,玉枕难过,百会跳动,印堂拘紧,鼻子奇痒等现象,练到四步功时,人觉得很难受,看书上说会有脱胎换骨的表现,于是坚持下去,现在胃病基本痊愈,饭也吃多了体重也增加了(但是增加的速度很慢,现在有八十斤),慢性咽严,乳腺增生也好了,准备继续练下去,让身体有个抵御疾病的屏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1-12-2007 06:0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本善良:
我现在已经到第3步了,我去年9月得的植物神经紊乱,心跳不正常,胸闷,不是这痛就是那痛,吃药效果一般,尤其到了睡前一个字难受。通过练功感觉效果很好,各位病友们加油啊!新年祝你们早日康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12-2007 12:3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华侨大大我对气功感兴趣请问巴生有地方学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2-12-2007 06:48 AM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份有位中国老师在巴生办班,听说有百多位学员。

再有办班消息当通知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2-12-2007 06:0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报报导

趙偉權:親自見證功效
*州議員

說實在的,我在未接觸此功法前,從未聽過可以打通任督二脈的功法,只能在武俠小說中看過,因此在聽到后覺得應要學習。

我在接受了12日的培訓后,感覺身體的肌肉放鬆了,人也感覺自在多了。

這種功法可以把百病清除,保健身體,因此我希望能把此功法帶給更多民眾,以秉持馬華推動的“終身學習運動”,讓民眾可以學習到可以帶來健康的功法。

林老師將會在本月7日再開設培訓班,有興趣者可以到來,就會知道這門功法的效益。

葉太太:剛學時很辛苦
*45歲,幼稚園教師

我是丈夫帶領前來學習,他是通過朋友介紹,知道怡保有開班而前來學習,起初我對此是半信半疑的。

我本身在工作上面對很大的壓力,使到我身體常出現不適,如頭痛、頭暈及腸胃不適的問題,但在學習了此功法后,身體狀態改善了許多,人也精神了許多。

在剛開始學習的几天,我真的感到非常辛苦,身體出現很多不好的反應,使我很想放棄,但在學習了第3天后,這情況逐漸改變,身體有了明顯的改變。

我會持續的修習下去,雖然工作忙,但我還會每天抽時間去修習,因為它真的給我很大幫益。

李妙華:睡眠素質改善
*53歲,教師

我是通過親戚得知怡保有開設此功法的培訓班,因此到來學習。

我也是面對著失眠、不能入睡的困擾,但在接受了培訓后,第一天我就睡得很好,睡眠素質好了許多。

葉德明:擺脫失眠困擾
*48歲,銀行經理

我常受到失眠的困擾,以往每當過了晚上11若我還未睡,就會輾轉難眠至凌晨4、5時,這影響我的精神及工作狀態。

我在上了“真氣運行五步功法”培訓班1課后,這情況就有顯著的改變,我不但可以睡得很好,而且躺在床上10分鐘后,便可入睡。

曾鎮池:邀請林老師授功
*州議員

我是在與堂哥談天時,得知此真氣功法,在好奇下向他們索取林老師的電話,並聯絡林老師,以便他能到來怡保教授此功法。

我認為古人所傳下來的東西,都有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因此我們應以好的積極的態度及正面角度看待。

我本人在接受了培訓后,可說受益不淺,身體狀況也改善了許多,真的很感謝林老師的教導。

我認為這門功法應持之以恆地學習下去,才會收到其中的奧妙效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2-12-2007 06:0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华日报》报导

黄镜铨(40岁):学习真气运行5步功法后,我觉得精神饱满许多。之前常失眠,现在夜晚也比较容易入眠了。


陈焕金:去看中医时,医师说我体质较弱,血气不顺,容易感觉疲倦,就算是在大白天都会充满睡意。以往,一日内要睡3次,但是现在已改善不少。最让我心感高兴的是朋友也觉得我容光焕发。相信只要持之以恒,健康定会有所进展。


黄维福:在12天的静坐中,所带来的身心爽快可是我这一生从未有过的感觉,而且越坐越心感美妙。


吕湘圆(38岁):自小患有轻微小儿麻痹症的吕湘圆:“我不仅消化不良,血液也无法良好循环。之前,中西医已换了数位,但始终未见身体健康有所改善,一直到练功法后,我发现脾胃里的胃酸问题已改善,现在饮食已不成问题了。”


过去,吕湘圆身体常会出现麻痹和腰背疼痛,严重时连睡觉也成问题。此前,她曾被医生告知,其脑神经也有血液阻塞的状况。这一切病痛,使到她内心备感沮丧,惟,在经过12天的坚持习功法后,所取得的实际疗效已让她对人生重拾信心,心感喜悦。


田世荣(20岁):学习功法后,我感觉胃口大了许多,而且夜晚睡眠素质也比以往好。


陈美音: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很健康,但在接触真气功法后,我更肯定了它对我身体有所助益。最主要的是,它让我心旷神怡,思绪清晰,直接提高了我在工作上的效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2-12-2007 10:3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zqyxf.com/zfbbs/dispb ... ID=46212&skin=1


张小姐:

我是受家人的引导参加真气学习的,我的母亲和兄长练习真法近20年,我的母亲已经81岁了,身体虽然不是很健壮的一类,但是生活能够自理,没有什么大毛病,思路敏捷,步履稳健,每天能步行到广州的越秀山公园并登百步梯晨练,脸上甚少老年斑,有不太严重的高血压,吃药能控制,每天坚持速记电台的广播--据说能防止老年痴呆。80年代,我母亲刚退休的时候,身体不好病痛很多,总是低烧,早晨起床脸部经常浮肿--年轻时因肾结核切除了一个肾。练习真法使她生活充实,强壮了体魄。90年代中,她还参加了真气动功学习。80高龄能有如此好的身体,一定是练功的结果!2007年8月,我也加入到学习真法的行列中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3-12-2007 03:4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那里有的下载... 我也要学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3-12-2007 03:4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槟城之子 于 13-12-2007 03:43 PM 发表
那里有的下载... 我也要学学...



一步一步教您自学医疗气功来强身祛病
http://chinese.cari.com.my/myforum/viewthread.php?tid=72797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4-12-2007 12:5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华侨 于 13-12-2007 03:48 PM 发表



一步一步教您自学医疗气功来强身祛病
http://chinese.cari.com.my/myforum/viewthread.php?tid=727975


五步功法

第一步,呼气注意心窝部。
      1. 方法。做好练功准备,放松身心,集中思想,精神内守,在呼气的同时,意念随呼气趋向心窝部。

      2. 时间。如果要如期完成第一步的练习,在时间上就要有一定的安排。假若条件许可的话,每天固定时间练功,养成习惯,对稳定思想更有帮助。没有固定的时间也不要紧,只要抽空抓紧练功就行。要求每日早、中、晚练习三次,每次二十分钟。如认真操作,一个星期左右就可完成第一步的功候。

      3. 效果。开始几天由于不习惯,姿势也不够准确,有的同志会感到头晕,腰背酸痛,呼吸也不自然,舌尖抵不住上腭等,这都是自然的现象。不要有顾虑,只要按要求坚持锻炼慢慢就会好了。

有几项想问问你....
1.怎样才知道第一步完成 ?
2. 只是一呼一吸... ?
3. 要不要呼时停在心窝部一下...再呼出来?
4. 是不是用鼻呼...鼻吸 ..还是用嘴 ?

谢谢指导.!!

[ 本帖最后由 槟城之子 于 14-12-2007 04:08 PM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登入

本版积分规则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20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Private Cloud provided by IPSERVERONE
0.184584s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