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搜索
5563
查看
110
回复

【魔/奇幻】[游戏的真实世界]我有点懒惰更这里了,集中一个网页好了,地址在最后~

[复制链接]

楼主: fsloong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15-1-2016 11:0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fsloong 于 18-1-2017 08:29 AM 编辑

首先,我不太会写作~觉得自己一定不太会用语文,我再次来献丑,希望这次我可以简单地写到结局吧~
故事本来要玩游戏转去现实但是觉得好多类似的,也罢,就开始我的无聊故事~

omfg.jpg

人物

第一话 ~ 直到二十九话的~


刃月。司比尔 Ninye.spear = 名为李如鸿的地球人,孤儿,没有家人,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朋友也只有游戏里的朋友,游戏伺服器的最后一天留在游戏里面,但是登入的时候被奇怪的文字包围着,在以为伺服器关了强制登出的同时,他还在游戏里,不过那里并不是他所认识的世界,而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没有自觉的他只为了寻找有没有人和他一样来到这世界而开始踏出脚步



斯班。安特斯 Span.antes = 原本是岱恩村的猎人,但是与刃月相遇后为了见其哥哥而跟随刃月前往欧斯雷王国



库拉多。安特斯 Klade.antes = 人称剑圣,王国三骑将之一,也是斯班的哥哥,唯一亲人



蕾蕾。格蕾 Reyley.grey = 斯班与库拉多童时玩伴,担心着两人



提哈多。拉姆斯 Tyhatoh.rammus = 精灵老人,异世界人,在这个世界活了几百年的精灵族老人,也是族长



诺蝶。拉姆斯 Nouty.rammus = 提哈多孙女,对除精灵的事有一定的了解,但对于其他事情可以说是完全不了解,因为曾经发生过一件事,精灵一族不再轻易出现在大陆上



蕾姆 Leyum = 单眼孤儿,有个养父,但因为事件中失去了他,失去了右眼,聪明的她一直默默守护着丽丝,曾经被告知其命运是悲惨的,自身不知为何对于刃月带有仰慕感



丽丝。阿尔贝特 Liss.albert = 第三王女,被姐姐们欺负的十八岁少女,长期重复着离开城堡去和蕾姆游玩的公主,因为姐姐们经常欺负她,有时还刻意伤害她



夜达利娅。阿尔贝特 Yedalya.albert = 第二王女,与舒珊娜一直欺负丽丝,因为她拥有着父王的宠爱,也因为她并不是纯贵族血统



舒珊娜。阿尔贝特 Susana.albert = 第一王女,原本一路以来都是被父王以及母后爱着的公主,但母后过世后父王不知哪里带回来了丽丝,得到了父王百般宠爱,认定对方必须是自己的敌人



卢丹特。阿尔贝特 Ludenty.albert =欧斯雷王,被人称为皇帝,因为他的存在击退过不死族的袭来,当然牺牲是有的,就如他的妻子也是其一,宠爱着丽丝,因为心里对不起她的母亲



维多。克罗斯 Viktor.cross = 被人类称呼为卑鄙的巫妖,因为八十多年前的战争里他曾经以欧斯雷王国居民为诱饵残杀了无数人,也以各种手段进攻欧斯雷王国,但最终以失败为终曲,为了其主人法尔,他愿意付出一切来换得主人的一笑,就算是其性命



法尔 Faal = 吞噬之蛇族长,维多的创造主,为了自身野望使尽所有棋子,因为自身过于强大的魔力而被不死族王者配置到前线保持着与人类不时的冲突,活了一千两百多年




序章



今天還是一如往常,天上高掛著彎彎的月亮,好累啊...望去地面上那整齊的排屋,可見到一間屋子外,一名男子拿著公事包下車搖搖晃晃的走到門前,挖了挖自己的口袋,找不到鑰匙?一會兒他終於在公事包里找到了鑰匙,打開了家門後進入室內。

‘又是勞累的一天,就不能讓我輕鬆的過一天麼?這老闆還真會折磨人啊...’

埋怨着的男子脫下了衣服走去了牆壁打開了室內燈,原本黑暗的室內光亮了,男子走進了洗澡間望著鏡子。

‘好累啊...算了,今天也玩一下那遊戲吧?反正都沒那麼早睡...’

那男子臉上有少許鬍鬚,留著一頭亂髮,臉並不算是英俊的那種,他用水洗了洗臉後走出了洗澡間去到了他的個人房間打開了牆壁上的電源,一屁股坐上電腦前的椅子,讓椅子承受這他那疲累無比的身體,椅子不禁發出一些似不滿的聲音。他伸手去打開了電腦的電源,然後望了望窗外。

‘和平常沒兩樣,不變的景色~’

吹起了口哨的他望去電腦螢幕,打開了名叫【世界】的遊戲,出現了通告的視窗。

‘今天是...【伺服器關閉維修日】!?等下,第二季的升級檔?啊啊,原來這遊戲我已經玩了那麼久了,讓我看看...遊戲人物可以繼承去第二季,可繼承所有裝備和道具。’

男子看後鬆了口氣似吐了氣接著說。

‘那好!那身裝備我可是花了多少時間打出來的!如果不能繼承我不他媽砸了你的公司?’

此時男子看到伺服器關閉時間是00:00am,然後他看了看電腦的時間23:18pm。

‘嗯...還有點時間,進去挖挖礦看能不能中個金礦石也不錯,反正道具全部繼承嘛~如果中了就發了!一億金幣可不是說笑的!’

說罷他打開了電腦桌子的抽屜,裏面有一個外形貌似帽子的東西,那就是這時代的VR機器帽子,他按了電腦裏面的START選項後戴上了VR帽子,模糊的景象逐漸的出現了遊戲人物-刃月-的選項,他右手點了點他說。

‘LOG IN,THE WORLD。’

進入遊戲前的那一小段的載入時間裏,他眼前的事物變得很奇怪,原本是五顏六色的東西變成了一堆奇怪的數字。

‘這是什麼?’

好奇的他伸出了右手,觸摸到了那數字,數字慢慢的移開,如避開他似,忽然間聽到了一句話。

‘世界開始崩壞。’

‘什麼?什麼意思?’

他左看右看,沒有任何人,是誰?錯覺嗎?

‘搞什麼?連遊戲都要作弄我嗎?’

此時他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是厚重的鐵製手套,摸了摸頭部,那是一個只有眼睛處才有洞的鐵頭盔,然後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左腰上有一把日本刀,穿著完全漆黑的全身盔甲,刻在盔甲上的奇妙的花紋以及文字好像還發亮呢,。

‘我應該是已經登陸成功了才對,伺服器早關閉嗎?’

等待了下他舉起右手如想劃出指令視窗那樣的動作,但卻沒有出現任何東西。

‘這...別跟我開玩笑了,我可不想像刀劍神域之類的奇幻故事一樣被關在遊戲裏面,我明天還要上班啊!給我LOG OFF!!’

就在他大喊抱怨時,景色變成了他熟悉的世界,一望無際的草原,那就是他熟悉的拉格尼斯平原。

‘終於...看來是馬來西亞的垃圾網線...算了,抱怨也沒用,也不會加快什麼的,爛就是爛...’

他再次舉起右手劃了劃,視窗出現了他打开了自己的人物屬性,中立,不死族,劍士LV25,死靈法師LV25,不死騎士LV30,幻術師LV10,鍛造師LV5,生存者LV4,漆黑之主LV1。屬性點數貌似平衡,但體力方面比力量差一點,魔力和體力相差不到十點,他點了點頭關上了屬性視窗閉上了雙眼。

‘看來還是太認真了,只不過是遊戲罷了...唉,等一下還要準備明天的會議文件,煩死了,真想就這樣待在這世界裏,不用煩工作...’

此時他看了看右下角的時間,已經是23:55pm了。

‘唉,半小時那麼快就過的嗎?遊戲時間永遠都是那麼快的,就算我沒做什麼都好...’

他深呼吸吐出氣,閉上了雙眼。

‘真希望不用為錢煩惱啊。’

一片漆黑裏,時間到了00:00am,滴答滴答的水滴聲音在耳朵響起,他打開了雙眼原本的那平原不見了,景色變了,他吃驚的說。

‘這是什麼?沒有強制登出嗎?難道在綫都可以立即進入第二季?而且還不需要下載更新?等下...我的聲音,我?這是我的聲音?遊戲人物聲?’

那聲音是不死族那種陰沉的聲音,普通人聽了大概會覺得是鬼吧?他急忙舉起右手劃了下想要打開控制視窗,沒有?不可能,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都是沒有任何東西出現,慌了,他抬頭四周張望,見到不遠處的道路上有三個人類,身穿皮甲,一身皮製的裝備,左腰上佩帶著一把劍,戰士外觀的人類。

‘有了!在這樣的地方不可能有三名NPC走在道路上的,一定也是玩家!’

他往那三名人類戰士跑去,但三人聽到腳步聲回頭望去,見到他的時候就立即拔出了腰部的劍指著他,沒有說任何話,他只有開口說。

‘啊啊,對不起對不起,打擾了,我人物名字是刃月,現實真名是李如鴻,請問你們也是沒有登出的玩家嗎?’

但那三名人類戰士沒有回答,反而往刃月那裡揮斬去,刃月舉起左手擋住了,見到眼前的這三名人类战士是一副敵視的眼神,他笑著說。

‘那麼快就要PK了嗎?還真不懂為什麼玩家都那麼喜歡PK,好好...’

刃月隔開原本擋住的劍,一瞬間如拔刀术的動作拔出左腰上的刀砍了眼前那名人類戰士,鮮血灑在刃月身上。

‘這感覺是什麼?’

‘怪...怪物!!’

其他兩人露出極度恐懼的表情拔腿就跑,刃月右手摸了摸身上那被鮮血染上的盔甲,看了看那被血染上紅色的鐵製手套。

‘好真實...不可能!’

刃月往那逃跑的兩人沖去旋轉的身體在接近他們的一瞬間已經拔刀砍了他們的頸部,鮮血直噴,頭在空中轉了幾圈後落下地面滾動著,刃月呆了。

‘這...不是遊戲世界?這種特效是不可能實現的,難道我...真的穿越了!?’

序章 完





暂时停笔
可能看太多故事和被喜欢的故事影响,所以有点像XD(看到密密麻麻,空格后看似整齐点~)
我只是随手写写,不懂会不会太监,希望我工作没那么累来更新吧~读者的留言就是我的动力(大概)
by 月下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6-1-2016 11:0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sloong 于 24-11-2016 06:50 AM 编辑

第一话  村庄

刃月看了看三個人類戰士的屍體,再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上的血。奇怪,沒有消失,屍體也是,這裡又是哪裡?

刃月再次在空中劃了劃手指,沒有視窗出現,沉默起來。回不去了嗎?很奇怪,我怎麼那麼冷靜?明明沒有可以回去的方法,如果...如果像刀劍神域那種的話還可以打開視窗啊,這算是穿越嗎?刃月抬起頭望去那蔚藍的天空,真美啊!等等...

刃月好像想到一些事情,他左手張開,忽然間打開了一小個紫藍色的小洞,他把左手伸進去了拿出了一瓶貌似是恢復藥水的紅色藥水瓶,他脫下了右手的鐵手套露出了他那骷髏手,小心翼翼的把藥水倒在右手上,紅色藥水一接觸到右手的骷髏手直接冒出了煙,骷髏手上還發現燒傷的痕跡。

‘嘖...魔法背包是存在著,但是藥水視乎對我是有害的。’

此時刃月眼前看到第一個砍的那人類戰士抱著被砍的腹部以緩慢的速度逃跑,刃月看了看左手上的藥水再看看那人類,戴回右手鐵手套後點了點頭就往那人類跑去,當那人類看到他來到自己的面前的時候兩腳發軟一屁股坐在地上,雙眼看著刃月,身體還顫抖著,刃月看見他那害怕的表情則問。

‘你...聽得懂我說話嗎?’

那人冒著滿頭大汗猛點頭說。

‘聽!聽得懂!不!不要殺我!!求求你!’

‘看來語言是相同的...你...把這個喝下去。’

‘請放過我!’

‘我叫你喝!!’

刃月大聲喝道,那人類害怕得接過紅色藥水瓶直接喝下去,喝了後,他的傷勢慢慢的消失了,不,應該說是恢復了,刃月見後自言自語的說。

‘看來對人類是有效的,但對我的話...看來要尋找除了藥水外的恢復手段才行...’

‘謝謝你!’

‘...你走吧...’

刃月頭盔裏那燃燒著的雙眼望了那人類一下後發出冷漠的聲音,那人類好像看到那不是人類的雙眼以及知道他真的遇到不死族了,急忙轉身就逃。

刃月抬頭望去遙遠的北方不遠處的森林說。

‘那麼...該怎麼辦呢?遊戲視窗沒有出現,然後這種真實感...’

刃月偷瞄了下身後那兩個沒屍首的屍體,見到剛才那人類正在搜索他死去的同伴的身體,拿了某些東西後就匆匆忙忙逃去。人類的本性...人類?我不是人類嗎?這感覺是什麼?很平靜,就算不懂回去原來世界方法,我還能那麼的冷靜,還是說我喜歡這世界?也對,那世界裏有誰會想到我?除了一個人...

‘啊...應該問剛才那傢伙這裡是什麼地方才是,唉...’

刃月打開右手在空氣中畫了一個圓圈後張開右手捉住那圓圈的動作,腳下出現了綠色的魔法陣,刃月看見後。

‘一樣的魔法阵,看來我還是在遊戲世界。’

【飛行】!刃月身體頓時浮在半空中,他筆直往上空飛,但飛不高,連雲也碰不到。他四處張望,發現東北方不遠處有個小村莊,村莊旁就是一條河流,西方不遠處則有片森林,那就是剛才刃月看見的森林吧?以地形來看,要到那村莊必須要穿過那森林才可以呢。貌似時效已到,刃月慢慢的往地面落下。

‘魔法效力變短了,效果也變差了...如果這還是遊戲世界的話應該不會削弱才對,難道真的是第二季的更改嗎?’

刃月思考了下拔出了他的刀,舞動了一下,然後想著如遊戲裏面那樣的刀法使出具有刀風遠距離攻擊的招式奮力的一個旋轉身橫斬,一股刀風出現並在平原上擊出了一個大洞。刃月看著握著刀的右手。

‘一樣的效果,接下來就是魔法了...不過,要怎樣瞄準呢?就以那樹來當目標吧。’

刃月望去右手旁不遠處的一顆瘦弱的樹,右手再一次在空中畫了個圓圈捉住,心裏想著火焰魔法同時想著目標是那棵樹的刃月,他站著的地面出現了紅色魔法陣,而右手上發出了一粒不大不小的火球往那樹飛去,那瘦小的樹被火球擊中後燒了起來,而刃月則看著右手的前方思考著。

‘威力果然變弱了...只有魔法變弱,是因為我本身是劍士職業?還是...這裏不是遊戲世界?’

刃月看著那燃烧着的樹心裏不懂怎麼的就是很平靜,我到底怎麼了?普通人應該都很想回去吧?我卻...不想回去的感覺...

刃月望去那片不遠處的森林思考了一會兒,也許...也許也有其他人和我一樣來到這遊戲的人,也許能從他們口中知道如何出去的方法。

思考後的刃月右手敲了下左手掌心決定了的動作,決定踏出腳步前往森林後面得那個小村莊。

此時在那村莊裏的其中一間以草和石頭簡易拼成的房子裏,擁有一頭黃髮以及一張清秀臉的男生穿上了輕巧的皮甲,拿起了掛在牆壁上的狩獵弓和箭筒,在腰間上戴上了一把匕首走出了房屋抬頭望去剛升起的那刺眼的太陽說。

‘好!準備完畢!今天天氣非常不錯!是在森林裏狩獵的好天氣!’

此時有一位女生剛好經過並對他招了招手說。

‘斯班哥哥早上好!今天好早哦~是要去森林狩獵嗎?’

‘嗯!妳就儘管期待今晚吧!蕾蕾。’

斯班眼裏看見的那一位村姑打扮的蕾蕾擁有一頭漂亮的黃髮,以及那美麗的臉蛋,如果認真打扮的話絕對是個美女。蕾蕾聽後雙眼眯著笑著說。

‘我就稍微那麼一點期待下~不過記得要小心啊,感到危險就儘管跑回來!知道嗎?’

‘啊啊!我知道啦,就算我再不行也好,哥布林那種亞人難不倒我啦。’

‘你還敢說呢!前幾天是誰被哥布林追著回來的?’

面對着蕾蕾的吐槽,斯班一臉不好意思,右手摸著後腦並微笑回道。

‘是是~’

那村莊的房子外表讓人覺得那村莊很貧困,也可見到有些村民穿著破爛的衣服在田地裏工作,走在路上等等。這村裏有四個獵人,負責提供這村莊的肉類食物,乍看之下,只有獵人才穿著比較實在的衣服,而斯班就是這村裏的少數獵人之一。

斯班離開前望了望村子周圍,心中期待着村子以後會是人來人往的繁忙村莊景象,真想看到啊,那個景象。隨後斯班騎上了馬匹往村西方的森林前進,途中他看了看天空,真的是好天氣啊,希望今天讓我獵到幾隻兔子吧~過了幾十分鐘,他來到森林的入口,下馬看去森林裏說。

‘今天一定要捉到兔子!讓蕾蕾知道我是可以辦到的!好!!’

說罷,斯班就走進了森林裏。在森林裏緩慢移動的斯班不時左右張望留意各種草木的動向,過了半小時,沒有發現任何獵物的斯班坐在一棵樹下小聲抱怨着。

‘什麼嘛...這麼好的天氣竟然沒有什麼動物出現,看來前輩們說的話都是騙人的。’

忽然斯班眼前的草叢有動靜搖動著,斯班立即拿起弓箭往草叢那拉著弓箭瞄準着。不一會兒,出現了,但那並不是動物,而是一個身穿著漆黑盔甲的人影。

第一話 完 (修改版)


作者无聊语
结果还是接下去写了,我写小说基本就是没有故事大网,以自己在那人物的视点看望世界而想出各种如果,可能会很乱,但是轻松写作是我想要的,跟着死死一条线我觉得不是我,如果喜欢我的写法,感谢哦,还是那句,我不觉得我认真的在写,而是把自己所想的都写出来,语文一定有问题就是了XD
以上,希望我还会继续~还是那句,回应的话我会很开心的XD

by 月下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8-1-2016 12:22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sloong 于 27-11-2016 09:01 AM 编辑

第二话 迷惘

在那森林裏的某一個草叢裏,忽然伸出一隻穿著鐵在那草叢中央開了個洞,從中聽見有人的抱怨聲。

‘早知道就不要走什麼捷徑,怎麼那多草啊!難走死了...’

那人就是穿著漆黑全身盔甲的刃月,忽然間他感到有東西瞄準著他而止步,他的左手很自然的放在刀柄上並往前方仔細的觀察着。

‘有人嗎?’

沒有回應,刃月好像看到不遠處的前方有個人影,他再看一看自己的腳,可以嗎?試一試也無妨,遊戲裏是那樣使用的吧?刃月腳尖一離地,身影就消失了,那一跳直接跳到那人影面前,準備拔刀的刃月看到的是一名年輕的人類獵人而猶豫了一下,那獵人被嚇了一條那樣一屁股坐下地並伸出雙手做出停止的手勢叫道。

‘等!等一下!!’

刃月腳落地後,與那獵人身高有點差距的他,頭低下少許望著他。

‘人類...’

‘啊!非常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以為是熊或鹿在不遠處才拉弓的,真的很對不起。’

那獵人就是斯班,刃月看著眼前對他彎腰道歉的斯班舉起右手揮了揮。

‘別在意。’

‘先生一身重騎士的裝備,是王國騎士嗎?’

‘王國?騎士?’

‘不是嗎?不過先生剛才是不是說人類?難道先生不是人類?’

刃月右手靠在下巴,呼了口氣般的動作後,雙手抓住頭盔緩慢的脫下,露出了他那白白的骷髏頭。

‘這樣的話,你知道我是什麼人了吧?’

‘不!不死騎士!?’

斯班看見刃月那眼孔裏面燃燒著的眼球時候,背後冷汗直流,無意中往後退了一步,怎麼會有不死騎士在這裏?是從不遠處的墳墓來的嗎?那身裝備...很危險!此時刃月戴回頭盔說。

‘看來你不像我剛才遇到的三個人,沒有攻擊我的意思啊。’

‘攻擊?不是你們不死族才會無理單方面攻擊的嗎?’

‘嗯?這遊戲的不死族是NPC?’

‘N?P?什麼?’

‘等一下...我是在跟你交談嗎?’

‘對啊,有什麼問題?’

刃月覺吃驚,但卻沒有表露出來,雙手插在胸前的他思考著,這是怎麼一回事,不是設定好的對話,而且還是直接回答我?這不可能是智能電腦能做到的!這人類...人類?怎麼我又...

此時斯班見刃月好像煩惱着,他左手放在胸前說。


‘啊,我名叫斯班,斯班。安特斯,是岱恩村的獵人。’

此時刃月驚覺,看了看那往自己伸出右手的斯班,有趣...如果這真的是遊戲的話,製作這遊戲的人一定是天才!思考了片刻的刃月伸出右手握對方的手說。

‘斯班,安特斯,該怎樣稱呼呢?抱歉,我才剛來到這世界,不太清楚這世界的事。’

斯班聽了頭上冒了很多問號,這不死骑士,在耍我?還是真的完全不懂?剛復活的嗎?

‘斯班就好了,那...先生你呢?’

‘名字?這個嘛...刃月。司比爾是我的人物名子,現實中是李如鴻。’

‘人物名?現實名?先生你...還在夢中?這裡明明就是現實。’

‘這...叫我刃月好了,反正都是在遊戲裏面。’

斯班一雙疑問的眼神看著刃月,刃月覺得不好意思的以右手摸了摸頭盔後部。忽然有一頭熊發出吼叫聲從草叢出現並往刃月背部飛撲去,刃月很輕鬆的往後踏了一步後拔刀砍擊熊的侧面,擊中後順著刀的砍擊那方向旋轉着身體到熊的背面再砍擊多一次,同一時間順勢砍下了那熊的頭部,一切的動作只有幾秒時間,對普通人來說那只不過是一瞬間的事。

熊倒下,見到刃月用力揮了下手上的刀把血液撒到地面上並收上刀,刀法還能使用,還是說我的身體自然使出這反擊技能【龍尾閃】呢?

思考著的刃月在斯班眼裏如見到了古時候的英雄那樣,吃驚的他立即上前問。

‘真厲...厲害啊!那是什麼刀法?刃月先生!’

‘咦?那個...只不過是普通的反擊刀法而已,沒什麼特別。’

‘普通!?我看到一點也不普通啊!難道先生是古時候的英雄?’

‘什麼英雄?我才沒有那麼偉大的從前,唉...也許是練滿了刀法的結果吧?我覺得這真的很小意思,更深奧的刀法在你眼中不就成為神技了?’

‘練滿刀法?那是什麼意思?’

‘那...那是...算了,我也不懂怎麼說,就當我特別會使用這種刀好了。’

‘嗯,嗯!’

斯班猛點頭,刃月全身脫力般,一副無奈的動作看著那頭熊說。

‘那麼,這熊怎樣處置?你說你是獵人的話...給你吧?’

‘咦!?可以嗎?真的?’

‘給我也沒用的東西,我是不死族啊~’

‘謝謝!非常謝謝你!刃月先生!’

斯班急忙向刃月鞠躬了數次,刃月右手放在腰上,左手靠在刀柄上說。

‘不過有條件。’

‘條件?’

‘那就是這世界的情報,你多多少少都懂一些吧?’

‘嗯,沒問題。’

此時斯班原本興奮愉快的臉轉變成懊惱的臉看著那熊的屍體,刃月望了下他後視線轉去熊,如呼了口氣般的他輕輕鬆鬆的抬起那熊放在右肩上。

‘走吧。’

‘那樣真的好嗎?’

‘沒關係,在路上你就告訴我這世界是怎樣的一個世界吧。’

‘先生真奇怪呢~那麼回去村子的路上,我儘量把現在世界各地的事情告訴先生吧。’

隨後兩人一同走出了森林,斯班急忙拉了他的馬往自己的住處岱恩村的方向走去,同時向刃月說明了這世界的事情。

首先是尔羅奇魯帝國是位于岱恩村北方,必須翻過五到六座山及森林的國家,我們都只叫那國家為帝國。帝國和南邊不遠處的歐絲雷王國經常發生野戰,但沒有一次得到真正的勝負,特約聖則位於東邊的國家,說是國家倒不如說是信奉神的人們合力建立的神教國,那國家特徵是,除了人類外,沒有其他種族可以進入那裡,是完全種族歧視的國家。而南邊則有名叫賀魯貝魯夫的國家,那裡是特約聖的反面,那裡是什麼種族都有的國家,還有很多小城市,但斯班並不清楚而沒有詳細的說明。

‘以上就是我所知道的一切了,刃月先生。’

‘嗯...不過,我想問你一件事,這東西,是你們通用的錢嗎?’

刃月左手在口袋裏拿出一枚圓圓的金幣往斯班那丟去,斯班接過後仔細看了看後搖頭。

‘不是,我沒看過這種金幣。’

‘嗯?金幣?還有分的麼?’

刃月疑問的同時,斯班在腰間拿出一枚銅幣和一枚銀幣說。

‘這是最低價的銅幣,如果有一百個銅幣的話就等於一枚銀幣,然後如果有一百枚銀幣的話就等於一枚金幣,不過先生這枚金幣...蠻重的,應該很值錢。’

說罷就把那金幣還給刃月,刃月沉默思考了下後接著問。

‘那麼這世界是如何得到所謂的錢幣呢?’

‘那個嘛,賣東西啦,或則受雇在商店那些工作都可以得到,不過刃月先生的話,我覺得冒險者公會裏面的工作比較適合。’

‘冒險者公會?那是轉職的藏所嗎?’

‘什麼轉職?冒險者公會裏面的工作是擊退怪物那些,或則巡視城周圍,有時候還會有大型怪物如龍類討伐部隊聚集公告類可以大賺一筆。’

‘噢噢,好像某遊戲的感覺...’

‘遊戲?’

‘沒什麼,沒什麼,當我沒說。’

‘不過刃月先生的話...不死族可是不能進入王國的,不,應該說是沒有一個國家會讓不死族進入國內。’

‘咦咦!?為什麼!?’

刃月聲量比較大,嚇到了斯班冷汗直流,刃月發覺後急忙道歉。

‘啊啊,對不起,好像嚇到你了。’

‘...刃月先生,我覺得你真的很特別,我聽說的不死族的人都是見到生者就會襲擊,沒有一個例外...’

‘原來...這世界的不死族是那麼的邪惡的存在嗎?’

‘嗯,所有種族都非常討厭不死族,不死族就如被邪靈附身那樣,見生者就想殺死對方那種,先生。’

‘嗯?’

‘你到底是什麼人?’

‘嗯?這...我原本也是人類啊。’

‘話是那樣,但是...’

‘記得我說的真實世界嗎?’

‘嗯,那是什麼世界?’

‘我在那裡是一個人類,那裡沒有不死族,只有一種人,就是人類。那裡有的是科技,沒有魔法,不是以刀,以弓箭作為武器的世界,那裡的武器比這裡的危險多了,槍啊,坦克啊,飛彈那些在這世界我看是沒有的吧?’


‘...刃月先生,不好意思,我完全聽不懂。’

‘哈哈哈~也對,你只要知道,我也是人類就可以了。’

‘...先生可以仔細說下那世界的事嗎?’

刃月聽了,燃燒着的雙眼暗淡了下來點了點頭繼續說下去,但斯班有聽沒懂,那世界完全超出了他的想像力。

過了不久,他們終於回到了村莊,當時的天色已暗淡下來,星星也出來了呢,刃月望去那即將到來的夜空,真美啊,第一次看見如此清澈的夜空,相比那個世界...該尋找回去的方法嗎?那裡有人等著我麼?一時之間無法決定的事在刃月心中無限重複著,沒有答案,他也不想多想,來到斯班屋前,刃月把肩上的熊放下後轉身準備離去的同時,斯班喊停了他。

‘先生!天已經暗了,不如...留住一晚吧?’

‘不了,就算是夜晚,對於沒有疲勞的我影響不大,就此分別吧。’

‘是那樣的嗎...先生你,打算去哪?’

‘歐絲雷王國。’

說罷,刃月慢步我那個村莊外走去,此時躲在遠處牆壁後面的蕾蕾見刃月離開後急忙接近斯班問。

‘那個人是誰?單手就能抬起熊的人耶!而且還穿著那身全身盔甲...’

斯班看著刃月那背影,腦裏想起了一些事情。哥哥離開的那一天...

‘在此分別吧,斯班,我們來做一個約定,我會成為王國最強的劍士,你也要成為一流的弓手!記得噢!’

斯班低下頭,蕾蕾看後伸出右手握住斯班的左手。

‘斯班哥哥?’

‘蕾蕾,我...想去找他。’

‘他?...嗯,你就去吧!’

斯班抬頭望著蕾蕾,蕾蕾向他點了點頭,斯班也同樣的點頭,轉身進去他的住所內拿了塊布,收拾了出一包行李再次走到蕾蕾面前。

‘我會帶他回來的,不會讓妳繼續等他...’

‘不需要勉強他回來,我只要知道他還活著就可以了。’

‘可是......那麼,我去了。’

‘嗯,一路平安。’

說罷,斯班就往刃月離去的方向跑去,蕾蕾望著他的背影合起雙手,神啊,請保佑斯班,不要讓他受到太多傷害。

刃月走著走著聽到背後有腳步聲的時候停止了腳步轉身望去,見到的是斯班,他驚訝得雙眼中的火球蕩動著,這小子怎麼跟來啦?

斯班來到刃月面前,喘著氣的他調整了下呼吸後大聲說。

‘先生!請讓我同行一起前去歐絲雷王國。’

‘你應該知道,我是不死族,隨時會殺了你的那一族。’

‘我不認為先生和那些不死者是同一類型,況且...刃月先生你懂如何去歐絲雷王國的路嗎?’

‘這......也是...我就,應許你跟著我...’

‘謝謝你!刃月先生!’

‘怎麼那麼高興?如果你帶我走錯路我可真的會砍你的。’

‘我知道!我絕對不會帶錯路!相信我,刃月先生!’

刃月見到斯班那興奮認真的臉,低聲笑了下,也許帶著他是一件不錯的事,孤單的路上有個伴也不錯。就此,兩人踏上了前往歐絲雷王國的旅途。

第二話 迷惘 完
月下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9-1-2016 02:06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sloong 于 27-11-2016 09:00 AM 编辑

第三话 墓地


墓地

在那漆黑一片的夜空上,那明亮的半日月陪伴著無數閃耀著的星星高掛在夜空,讓人覺得那夜空是多麼的美麗。而在那美麗的夜空下的草原上看得見一個人影踏出那套不猶豫的腳步,大步大步的前進着,那人背後不遠處貌似有一個搖蕩的人影追逐着。

不停的前進,但忽然間那人影如倒下般消失,前方的人回頭望去,見那人正張開著嘴打著呼睡著了。

‘人類...’

那人慢步的走進那睡著的人,見到的是睡著了的斯班,而另外一人自然就是刃月。刃月搖了搖頭蹲在斯班身邊搖了搖他的身體。

‘喂,斯班,醒來!’

斯班反身賞了刃月一拳,那拳擊中刃月的頭盔,因為是睡著的亂拳吧,完全沒有威力。刃月拉斯班的身體查看他的臉,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刃月舉起右手掌輕輕拍了拍斯班的臉。

‘醒來喂...不醒來我就把你丟下咯~’

也是沒反應,刃月怒喝。

‘我叫你醒來!你聽到沒有!?’

一樣的結果,没有醒来,刃月揮出右手掌在就快打上斯班臉的時候他改變了方向,只見剛才的那掌風把旁邊的草粉碎了。這無意中的殺意是什麼?差點就失手殺了這小子啊。雖然我是真的有點生氣...

刃月思考着的同時看著自己的右手,見到的是人類的手,驚訝的他舉起手想仔細查看,但卻變回原本穿著鐵護手的模樣,刃月脫下鐵護手,出現的還是那骷髏手。幻覺嗎?人類...我還算是人類嗎?這身體怎樣看都是不死啊...如果是夢的話快點醒來啊!我!

期待這一切是夢的刃月右手摸著頭盔的額頭部位搖了搖頭,算了吧,還是抱著這小子走好了。

思考完畢後的刃月把斯班粗魯的放到右肩上,感覺到有點奇妙。嗯...怎麼覺得我好像變成拐帶人類的不死族...刃月看了看斯班的臉,好年輕啊,有二十歲吧?我二十歲的時做著什麼呢?...完全不記得了,刃月邊思想著那曾經的過去,但卻怎麼也想不起,在思考的時候卻往他不認識的路線前進著。

走了一段路後,不知那飄來的花香味吸引著刃月。

‘花香?原來我還可以嗅得到味道啊~’

刃月無意中往花香味來處前進,當到達了花香的來處時,發現那裡是安撫已去世的人們的墓地,一二三四,大概有這二十三座墳墓在這墓場,幾乎全部墳墓周邊都長滿了野草野花,墓碑上的字因為風化的關係幾乎都看不見了,刃月他在其中一個墓碑前蹲下伸出右手掃了掃。

‘全部生者最終都會被埋進土裏,這裡大概是被遺忘很多年了,都沒有人打掃,真為你們傷心...不過這是什麼文字啊?雖然已經看不太清楚,但筆劃那些完全不是我認識的。’

說後的刃月站起左右望了望,還以為語言可以交談就看得懂這世界的字,看來是錯誤的推測...不過我怎麼感到很舒服?是因為我本來就是死去的人嗎?不是不是,我還沒死...

此時刃月發現一顆不是很高大的枯樹,剛才為什麼沒發現呢?刃月好奇地往那枯樹走去,忽然間天空連續打下白雷擊中刃月,斯班頓時發出被電擊到的各種雜聲,刃月沒受到任何傷害,因為是不死族的關係吧?身體不再有肉體,也不存在水分,所以對電擊有一定的耐性,但聽到斯班的叫聲他立即往後跳躍離開那打雷地點。

‘是誰!?’

‘啊啊~還以為只是一個人類而已,怎麼還有一個大鐵塊啊?嗯?怎麼我感覺不到裏面的生氣?是同族嗎?’

回應的那個人逐漸的從枯樹後面出現,見到他是一個有著腐爛的身體,穿著法袍的低級不死族魔法師,也就是巫妖的前身,他手持著鐵製的法杖,是有著如刀刃般的尾端和圓圓的水晶球前端的鐵杖。

他那雙失去了生氣的雙眼看了看刃月上下後望去在右肩上的斯班,過後視線再次回到刃月身上的他左手拿著鐵杖,右手則放在下巴那裡問。

‘你是...不死吧?為什麼會和人類在一起啊?所有生者都必須死,那是我們的鐵則啊,同伴。’

刃月聽到【必須死】的時候急忙把斯班放下地面,只見斯班他呼吸非常微弱,接近死亡的原因嗎?

‘怎麼了?擔心那人類?放棄吧,他就快死了。’

刃月聽後急忙把右手伸進他的魔法背包內,那不死者見到時,雙眼睜大吃驚的看著刃月說。

‘那是什麼?’

刃月無視不死者的疑問并從中拿出了一瓶紅色藥水,急忙打開并塞進斯班的口裏讓他喝下,斯班咳了幾聲後呼吸恢復正常了,但就是沒有醒過來。他怎麼那麼能睡啊?明明被電擊打中了的說,唉...

刃月見後像放心的動作呼了口氣,然後望去那不死者,雙眼孔內那燃燒著眼球的火焰濃烈起來。這傢伙,說什麼同伴?我嗎?別開玩笑了,我和你們不同!...殺了吧...

刃月站起後擺出想要拔刀的姿勢,那不死者見後立即旋轉起他的鐵杖,他所站著的地面出現了紅色的魔法陣,停止揮舞法杖的那一瞬間,在他的鐵杖前端出現了三粒不大不小的火球并飛往刃月那,刃月不慌不忙的以快速的拔刀术把三粒火球都切成一半,火球分開後發生了爆炸,那爆炸照亮了周圍。

不死者當時看著刃月就在自己眼前不遠處,一眨眼的速度,刃月已幾乎貼近他身體的距離準備拔刀攻擊他,他臉上露出微笑同一時間把右手緊握起來。不死者腳下頓時出現紫黑色的魔法陣,刃月附近的地面出現異樣,無數石頭變成如尖石般并往刃月飛去,就在那時候刃月左手伸去身後拔出了一把短刀並念起了一些咒語,他所站的地面即時出現了青色的魔法陣,一陣旋風隨即包圍在刃月周圍把那些飛來的尖石都彈開了。

‘不可能!你是怎樣做到的?怎麼騎士會使用魔法!?’

‘很稀奇嗎?雖然覺得有點作弊的感覺,但這短刀其實是增強裝備者魔力的武器,也是傳說級的武器,【巴爾之斷角】。’

‘那是什麼東西!?聽都沒聽過!但不管那是什麼東西!你都必須向我跪下!’

不死者再次舞動了受傷的鐵杖,站著的地面再次出現那紅色的魔法陣,再一次發出三粒火球射向刃月,同一時間卻遠離刃月,貌似是不想讓刃月接近的做法。

刃月發出微小的笑聲,同一時間拔出刀,但是刀卻變長了,直接砍中在大約有五人身位後的不死者腰部,不死者因那一擊飛撞到某個石碑後倒下地面的時候身體還是滑著去的,可見那力道不小。

此时刃月慢步往不死者走去,那伸長了的刀慢慢的變回原形。

‘該結束了,弱者。’

‘你...你給我記住!’

不死者右手在地面畫了個魔法陣,魔法陣發出黑光後他慢慢的沉入地里,離開了,刃月見後自問。

‘那是什麼魔法?黑色的?’

刃月收起刀轉身望去斯班那,見到斯班坐起來,右手擦了擦眼睛,雙眼眯著往周圍望了下,發現墳墓的他頓時撐開了雙眼,吃驚道。

‘誒!?墳--墳墓!?’

‘喔,你醒來啦,天要亮了麼?’

‘刃月先生,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們怎麼會在墓地?而且怎麼感覺到我的身體有被撕裂過的感覺?’

‘我迷路來到這裡,都是因為你睡著的錯,身體會痛是錯覺吧?’

‘啊啊啊啊!明明!非常抱歉!真的非常抱歉!刃月先生!’

‘不用在意,不用在意~醒來就好,那麼,帶路吧。’

‘是!刃月先生!’

斯班完全不知道剛才發生過什麼事情,刃月心裏暗笑着,這傢伙真好騙,真擔心他以後的人生啊,不過,那個不死者...到底去了哪裡?算了吧,那種雜碎,多來幾個也沒關係。

‘刃月先生?路在這裏喔。’

‘啊啊,抱歉,我這就跟上。’

說罷,刃月跟隨著斯班再次踏上前往歐絲雷王國的旅途,當時斯班稍微望了望墳地的四周.那是...戰鬥的痕跡?刃月先生?難道,我身上的痛覺是因為有人襲擊嗎?不過怎麼沒有傷口呢?難道是刃月先生治療我的?不可能!他可是不死族啊...也許...思考着的斯班望了望刃月,臉帶笑容轉回頭繼續帶路,也許刃月先生真的和其他不死族不同。

此時在一個漆黑一片的地方里,聽得見滴答滴答的水滴聲,應該是某處的洞穴裏吧?不知進到几深的裡頭,看見了紅光,那是在桌子上的一盞燈,燈旁邊還放著一粒水晶球,裏面映著刃月和斯班的背影。

‘是他們嗎?那擊退你的人。’

‘是...是的,拉奧大人,請你一定要幫我報復啊。’

像是老人聲的人問後的同時,另一個人如報告般的語氣著回應,忽然間憑空出現了一個巨大尖石把報告的人刺穿釘上牆壁,他的身體抖了幾下就一動也不動,死了?

‘看那身裝備,一定是的,一定是從那來的人!必須要儘快告知那位大人!儘快啊!為了那位大人!’

隨即在那黑暗中聽見了令人心寒的可怕笑聲...

第三話 完 (修改完畢!)

作者自言自语
为了确认自己是否还可以写出被人称赞过得打斗描述,觉得自身还可以接受,因为最近迟放工,所以会比较迟或则没更新,然后我会想办法拉倒更长的字数,今天就放过我吧~以上
希望大家会喜欢我乱想的故事~还有,期待第二天的开始的故事吧~(故事里的第二天X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1-2016 03:04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sloong 于 20-1-2016 03:31 AM 编辑

第四话     突如其来的人


第二天,天上飞过几只小鸟,看不出是什么鸟,只看得出是白色的鸟,太阳照射在大地上的刃月跟随着斯班前进,在完全看不见建筑物的平原上只看到草丛,山,和少许树木,路途上刃月不时警戒四周。不久后两人走进了山谷里的小径,周围被不高不矮的小山包围着,还可以看得到不少花草树木,但他们两人里实在太静了,走了差不多5小时,完全没有对话,刃月忍不住望着斯班

‘斯班,你今年几岁?’

‘诶?啊,23岁,先生呢?’

‘35。’

(真年轻啊)

‘请问...先生去王国的目的是什么?为了钱?’

‘人多的地方自然有我想要的东西。’

‘诶?不是为了赚钱吗?而且人多看出先生真身的危险性不是更高吗?’

‘啊啊,关于这骷髅外表我可以用幻术变成人类的样子,只要没有人使用解除魔法或看破基本上不会有问题。’

‘幻术?’

斯班一脸不知道什么是幻术什么而思考中,刃月脱下头盔露出灰白骷髅头

‘就这样。’

骷髅头中的火焰眼消失的同时一阵紫光闪耀过,只见那已不是灰白骷髅头而是一个长着会白头发的老公公的脸,斯班吃惊的眼神看着刃月

‘怎么了?不可思议吗?难道你没听过幻术?’

‘这...我真的没听过有幻术的存在。先生,那是幻觉脸?’

‘碰碰看。’

斯班听后吞下口水伸出右手欲触碰但是一碰到脸的时候就穿过了,碰到的是那冰冷的骷髅头,一脸原来如此的斯班兴奋的望着刃月

‘先生真厉害,如果我有那么厉害的才能就好了...’

刃月以制作出来的脸表现老年慈祥老爷爷的微笑抚摸着斯班的头

‘才能嘛~就让我慢慢看清你的才能吧,或许我也能教你幻术或则刀法呢。’

‘真的?非常谢谢先生!’斯班带着万分感激的对刃月行了个礼,随后就兴高采烈的大步走去了不远处

(才能吗?我并没有才能,这只是游戏的角色能力,脆弱的人类...嗯?那一瞬间是?)幻觉里的骷髅脸眼孔内闪耀着燃烧似得眼球,敌意,那一瞬间刃月把斯班看成了敌人,刃月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他的种族天性正排斥着人类,他们的天生绝对敌人,人类。

‘先生,在前面转左后就可以看见欧斯雷王国了。’

刃月点了点头加快脚步跟上去,放映在眼里的是一个大大的铁门,两个瞭望台连接着石头制成的城墙,瞭望台上有几名卫兵巡逻这,城墙边还有象征着王国的旗帜,图案是独角兽和白银剑的背景,就算在远处也可以看得到有几个人站在城门处,有几位卫兵,和想进入王国的旅人和商人排着队。刃月看着斯班兴奋的直奔去城门的表情摇了摇头

(像个小孩似的...不过,怎么一股厌恶感涌上来)

‘啊啊,真想听一听他们的惨叫声啊...’

(嗯!?我说了什么,是逐渐连心也变成了不死族的心里么,这情况不太好,但人类在眼里的感觉,越来越不顺眼了,忍耐,忍下去啊我!)

终于到了斯班和刃月入城检查,刃月脱下了头盔,交出了刀和腰间的短剑,卫兵们仔细查看后完全不觉得有问题而归还武器让他们两人通过,刃月心里如放下了一颗大石叹了气

(通过了,那么首先还是情报收集处,酒吧还是旅店?)

斯班和刃月走在街上,人不会很多,不过遇到的都是冒险者类,普通的皮甲,短剑,弓类装备的人占了8成以上,周围也有很多商人贩卖自己的商品而在呼喊道自己的商品招客,也可以看到村民忙碌的在工作。走了不久,刃月懊恼(看不懂...那些店面招牌到底是什么字...)

‘先生,不如我们去冒险者工会那里瞧瞧如何?’

‘嗯...我倒想去酒吧之类的地方知道打听些谣言情报类。’

‘我也想过,但是想到我身上的钱大概是不可能吧,旅店的费用已经很昂贵,如果去酒吧付钱买情报的话...’

‘诶?情报要买的?这什么世界啊?’斯班点了点头,刃月则左手盖着了脸摇头

‘通常一个情报要10铜币,也可能是垃圾情报,也可能是胡说...’

‘啊啊,超讨厌麻烦事了...找个人揍个半死威胁不就---’

斯班拉动刃月的手,手表示出不要说出来的手势,如果说出来或许会被卫兵缠上也说不定,四周走动的人们都以奇怪的眼光看着刃月两人,大概是被那一身盔甲吸引着吧,毕竟全身盔甲是非常昂贵的装备(呀嘞呀嘞,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把他们的眼睛挖出来。)刃月开始没有觉得违和感,理所当然的敌意从心中生起,斯班拉着刃月跑进了小巷

‘先生,我看我们还是去冒险者工会登记找工作比较好,那些冒险者的眼神也---’

‘啊啊,真想就这样把他们砍成一半。’

‘先...先生?’

‘嗯?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没什么,没什么...不过我们没有钱啊。’

‘要情报就要用钱买么,真不明白人类的世界。’

‘对不起。’

‘怎么了?’此时刃月发现脚下有一张传单似的纸张,纸上的字令到刃月一脸烦恼

‘因为我最终也帮不到什么忙...’听到斯班说的话刃月露出了笑脸也提出了手上的纸给斯班

‘哈哈哈,我并没有期待你的帮忙,不过还是得到一些我不知道的情报,算是帮到我了,不过我好奇的是,这张字写什么?’

‘噢,这是武术比赛,为的是确认强者什么的,事实上只不过是贵族消遣时间的活动,奖赏是----100金币。’

‘这不就是送钱给我吗?时间地点呢?’

‘让我看看。’看了看纸的斯班望去天空

‘是今天,差不多要开始了,先生跟上哦’

说罢斯班就跑了起来,像知道在哪里举办似的走过几条小巷,对刃月来说他的速度只不过是小孩的速度,轻易的就跟上了,过后看到了人群和喧哗声,见斯班走去和一个拿着书本的人对话

‘好像赶上了先生,要参加吗?’

‘当然。’

刃月走前去那活动的工作者面前,那工作者一脸看不起两人的表情

‘那么叫什么名?’

‘路过的人就好了。’刃月直言,那工作者的表情更难看了,斯班微笑挡在刃月面前

‘哈哈,他只是老了爱开玩笑,名字是刃。如鸿。’

‘奇怪的名字,也罢,我看也不过是流浪汉炫耀自己的装备罢了。’说罢就转头离去了

刃月捉着斯班衣领 ‘我几时变成刃.如鸿的?’

‘先生别生气,而且,先生你真的没觉得你很奇怪吗?’

刃月听后放下斯班(我到底怎么了,这股情绪,这就是不死族的心吗?)刃月陷入思考的漩涡里,想着自己是谁,但是开始模糊了,那个人类的他(我就是我,中立是我的宗旨)望着自己的双手似看破了某些事握紧了拳头接近斯班抚摸了他的头

‘抱歉,好像忘记了自己是什么了。’

斯班望去刃月的伪人脸露出笑容,就在此时活动开始了,一声巨响,一个服装豪华的人站在四方的舞台上

‘感谢各位的参加此武术会,规则是不能使用魔法,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不希望有人因为比试而死亡,希望各位参加者可以点到即止,那么请参赛者进入预备间。’

刃月看了看四周,总共有9人走进了右边以木头和树叶临时做成的休息室的地方,那里大概就是所谓的预备间,望了望斯班

‘你没参加吗?’

‘没有,我知道自己有多弱小...不过我会为先生打气的。’

‘不用了,看了看他们我看我都不需要拔刀,那么,就稍微等我一下吧。’

斯班看着刃月的背影(先生...是不是变了?一开始遇到的先生和现在的先生有点差别,如果先生不是那位先生了的话...)

进入预备间的刃月见各参赛者以挑拨的眼神和姿态向自己表露,戴着伪脸的他叹了叹气坐在一旁等待,所有的声音他都听不见,他拒绝了听,等待的只是自己的参赛名(无聊,为什么我会参加?为了钱?不,也许是为了那小子,来到这世界第一个对我亲切的人,或则只是想找个朋友罢了,朋友...他们是否也来到这世界?也许会吧。)一声巨响是天空巨大物体落下的声音,刃月站起望去天上,一个娇小身材的兽族男孩,长着青发,一脸清秀但却带着邪恶的微笑

‘哈哈哈,就让我毁了这王国然后建造过,就和游戏里一样!!’

(游戏!?)刃月对那字眼做出了反应以《飞翔》飞上天空和那那兽人对持着

‘你,说了游戏是吗?’

‘噢,看来你也不是这世界的居民,也是从游戏里来的吗?’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是的话,(伸出右手)加入我吧,征服世界,以我们游戏角色的能力一定没问题。’

刃月沉默,望去城镇里的混乱,以及斯班望着自己的眼神后再次望去兽人

‘没兴趣,不过,我不想让你继续下去。’

刃月拔刀指向兽人,兽人大笑起来

‘为了人类么?还是我们原来世界的心来看待这世界?这一切只不过是游戏的一部分而已!’

说罢兽人的右手黑化变成了巨爪直奔刃月袭去,刃月单手举起刀格挡住

‘也许是,也许不是,我只是以我中立的宗旨来确定我还是我!’

刃月解除了幻术,真红的燃烧着的火球眼睛在那灰白骷髅头眼孔内闪耀着,深深的敌意散发出来敌视着兽人
作者无聊话
阿拉阿拉,挑战自己的极限中,希望大家喜欢啦~
今天也是半夜,OMFG,更改2次后觉得OK了,就这样

By 月下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1-1-2016 07:3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sloong 于 21-1-2016 07:38 AM 编辑

第五话 -漆黑-

兽人眼见到的是不死族的剑士脸上带上阴险的微笑左拳右拳连续攻去


‘哈哈哈,原来不是人类了啊,怎样?那样的心情,那样的情绪,解放那一切加入我这里吧!’


刃月右手握着刀以左手看似简单的防守一一把兽人袭来的五六拳接下,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心里的变化的确是有,但就算我讨厌人类也不会加入你,破坏在我眼里的一切物体就以你的命来偿还吧!’


说完的一瞬间刃月以刀柄一段突击兽人腹部,兽人因而后退,就在那一瞬间他的面前出现了漆黑的魔法阵,刃月已把刀收入刀鞘


‘解放!【飞鸟】!连锁《漆黑之剑雨》!’ *飞鸟是刃月的爱刀


兽人听后脸上落下一滴汗水但不慌不忙摆出了防御姿势慢慢后退着


‘《不动》!’ *不动为武道家的高级防御技能


漆黑魔法阵破碎的瞬间刃月周围出现了二十多把漆黑长剑漂浮在空中等待着命令似的,刃月刀出鞘瞬间,三把漆黑之剑直袭兽人,兽人已离开了刀可攻击的距离,但是他眼里却带来了惊讶的眼神,刀伸长了,兽人轻轻隔开三把漆黑剑但却被接下来的刀打击击飞,刃月没有给予兽人恢复姿势的时间,以神速的收刀和拔刀连续挥砍出了四五刀,刀的攻击距离不可思议的远,明明已离开有差不多十个人的距离却还是连续命中了兽人,兽人勉强以其左右手承受了刀连击后拉开更远的距离,一脸不悦的撕开了衣服


‘那刀,难道你也是其中一个单人通过了神之回廊的玩家?’


刃月背后还浮着九把漆黑剑,无视兽人的提问左手摸着刀柄右手则拔出了腰间的短刀咏唱着辅助系的咒文,《龙力》《体力恢复》《敏捷提升》《防御提升》《见切》《武器强化》,全部只在短短5秒内完成,兽人见后背上流的汗更多,一脸不相信眼前的敌人还会使用那么多强化技能,也会魔法


‘喂喂,那可是犯规的设定吧?剑士和魔法师的职业同时拥有时特别难练的说,你是怎样练到的?’


刃月没有回答,兽人见后心里打量着如何与其对抗的望了望周围,那一瞬间刃月的刀已经在眼前(见鬼,这家伙完全不说话了,而且还是双职业玩家),兽人后翻身闪过了刀但是飞来的3把漆黑剑却擦伤了兽人右肩,左手关节处,和右脚腿上,刃月没有停下的动作,在兽人完全专注漆黑剑的同时已经在非常近的距离几乎使用全力王兽人挥砍去,兽人双手提起一声铁敲击声响起,兽人直飞街上的道路陷进地面的兽人没有停住,在一段距离后他终于成功把那力量抵消停住了同时望上天空,只见刃月慢慢的降下


’怎么了?你不也是满级玩家吗?别跟我说原本就有利的武斗家却完全害怕近身战。‘


’害怕?魔法辅助,拔刀术,加上神器的技能《增加攻击距离》的刀,那是几乎完全没有弱点的配合。’


‘也就是说,你完全不想抵抗让我结束你的生命了?’


‘开玩笑!就算是那样我不觉得你练满剑士和魔法师的职业40等级。’


‘哼,’


刃月再次往兽人挥砍去,兽人脸上露出阴沉的笑容,刀被气墙挡开了,刃月发觉兽人异样而往后跳拉开距离,兽人身体开始慢慢变成深红


‘我该感谢你让我有足够时间的时间发动满级的武斗家技能啊,那么,来起舞吧!’


原本娇小身材的兽人变成了巨人,红红的身体,原本被砍伤的地方都恢复了,双手却是深黑的让人觉得可疑,刃月低沉的声音


‘满级特技么...就让我来试一试那威力。’


在刃月说完一瞬间,兽人已不可相信的速度出现在刃月背后合起双手高举


‘带着后悔的心去死吧!’


随即全力的打击下去,刃月冷不胜防被击中倒在地面上,地面因而出现破裂裂痕,兽人抬起右脚踩下刃月身体后把刃月踢起同时连击出了十八拳


‘《崩击十八连》!’


全数命中的拳击击飞刃月,但是刃月拔出刀插入地面停下了后飞的劣势


‘《火溪》’


刀所插入的地面往兽人处裂开,裂开的地面同时发出了火焰,兽人轻松的闪过了但是刃月却在那一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


‘《如月》’


刃月说罢忽然消失了身影,过后出现在兽人背后,兽人身体各处同时喷出了鲜血,但兽人并没有因而退缩,兽人提起右脚如用完全力似得往地面敲下,地面因而大凹入,那一下的震击令刃月站不稳地面,同时兽人以那机会接近刃月提起他的右手以身体撞击刃月,但并没有因而停止,兽人双手握紧拳头接下去往刃月的头部挥去,一拳后转身顺势往腹部推出双拳,这次刃月直飞撞进了一间商店,兽人见后举起了右手,身体上出现3条黑线往右手掌心集合变成了一粒火红的球体同时击入地面,刃月飞入的店面的地面顿时裂开了出现了火柱,只见伤痕累累的刃月冲店面的屋顶飞出,那一身漆黑的装甲出现了裂痕,少许脱落的碎片看见了他的骷髅身躯,兽人见后大笑


‘哈哈哈,在本大爷面前,最强五人中的一人也不外如是!!’


刃月眼孔里的眼睛火焰从红色变成了蓝色,背后似生出了黑色斗篷,慢慢的从天空降下,兽人没发现他的异样,一脸嚣张的脸握紧拳头直袭刃月


’我这就给你游戏结束的字眼!‘


’有光明就有黑暗...黑暗里中生存的...就是我。‘


刃月提起右手接住了收人的拳头,并把其捏碎,兽人傻了,眼前的刃月发出的气不是他之前认知的气,完全不是他,刃月的盔甲修复了似的没有了破碎和被击中的痕迹,但是非常异常的斗篷是深黑的,看不出是布制成的,觉得是气体,原本露出的灰白头骨却戴上了头盔,那头盔却是模糊的,兽人看着被捏碎了的手一脸恐慌


’你那是什么!?完全没有听说过!‘


’漆黑之主,就是这个职业的技能《破坏就是创造》。‘


’胡说,完全没有那职业的存在的资料!‘


此时刃月右手出现了一把模糊的刀,他望着兽人,看见的是什么?他根本不懂,他的眼里没有了颜色,没有了原本清澈的物体,只有扭曲了的人形


’可以了,让我们结束这场战斗吧,安乐的去死吧!‘


一阵冰冷的气息从刃月身上发出,兽人全身完全冻僵了,在他的眼里的刃月变成了恶魔,刃月在那一瞬间已砍下了收人的头,那是根本没有移动的感觉下出手的,兽人完全不懂自己已身首异处...


在一旁偷看的斯班惊讶的发出声音同时立即按住嘴巴,但还是被刃月发现了,那股气息直袭斯班,刃月如鬼魂似已出现在斯班面前,左手举起了他,那已经不是刃月,而是一个确实不死族所有的冷酷的行动...


无聊的作者话
好累,本来是不打算更新的,结果还是醒来写了一大堆字-.-
昨天工作可说是超累,回到家立即趴下,睡着了XD

by 月下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3-1-2016 11:4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嘛,本来不想贴的,但是觉得还是贴了

可能会加入这故事里面,但也可能是另外一个小说,毕竟游戏穿越不是喜欢写的,只是好奇想试试,结果发现我写不长,如无意外大概30多话就完结,故事已在脑袋里,只是工作太累不想写,如果你们有意见的话,我蛮想听听看看,我觉得我写得不好,没信心中

以下为我随便写的。

“我...死了吗?”

“还没,但就快了,我的好友。”

一个骷髅的手握着正在跳动的心脏,血不停的从心脏处留出

“是吗?你果然还是决定把我也...”

“...”

“我一定会恨你,永远都不会忘记你所做的一切,斯多利!”

“暗黑中的暗黑啊!以我斯多利的名字!给予此人永远的黑暗,不死的身躯,以我的灵魂!!作为代价!”

“不要...不要!!斯多利!!”

“安迪,这是我欠你的...统帅的我做也保护不了她,这次她的生命就是你的了...”

斯多利手上的心脏忽然爆裂,名为安迪的男人倒在地面,地上的血成为无数的咒文,那是诅咒,斯多利发出了微弱的笑声后就一动也不动了,他的灵魂已经不在了吧?

角落上一位长者一头粉红色长发的女孩站了起来,裸体的她眼神没有意志,就像一个空洞,是完全不像思想还是眼前的情景把她吓呆了?忽然间她落泪了,跪在斯多利面前大声的哭泣,拉了他的法袍,斯多利就化成了烟,但是其法袍全如有生命般的围绕上她的身体,她更加的伤心似抱着人的姿态哭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7-7-2016 11:0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sloong 于 7-7-2016 11:13 AM 编辑

                                             第六话  -已不再是我-

‘先生...刃月先生...’ 痛苦挣扎发出的声音

刃月听后眼孔里的火焰燃烧得更旺似仔细观察着左手上的人类,一瞬见看见了斯班的模样顿时放下他,左手抚摸着頭,似乎很痛苦

‘呼...呼...斯班嗎?’


‘刃月先生你没事吧?’斯班看见刃月的动作感觉到他的痛楚关心的上前但是刃月以手持刀的右手阻止了他的接近

‘别...离开我,有几远跑几远!’

‘为...为什么?’一脸疑问的斯班欲上前接近但是刃月开始散发出黑暗冰冷的气,斯班心里如结冰

‘滚!’一声大喝,斯班心里感到无比的恐惧拔腿就跑

刃月眼里看见一个人形的物体快速跑离心里平静了下,只是一下的的平静就迎接了无数的话语再他脑中响起

‘杀死所有,破坏所有,给与所有平等的制裁!’

刃月痛苦的摇头‘该死的技能!给我解除!’维持了差不多一分钟,但刃月還是解除不了他那技能,但是周围已经聚集了王国骑士,法师,和祭师把他包围着,刃月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只看见无数的黑影扭动,忽然身上感到被刺穿的感觉,魔法轰炸...刃月当时失去了意识挥动了右手上的模糊的刀,无情的刀風撕裂了眼前的人类,四处飞溅了血,人类悲号的声音随处可听到

‘怪怪物啊啊啊啊!’


‘快,快杀了那怪物!’

‘不...不行...’

‘为了欧丝雷王国!’

的声音响起,过后只听到各种铁器碰击声然后倒下地的声音。不久地面已染满了鲜血,刃月已是深红的躯体,眼中那闪耀着深红的眼睛如野兽般的慢慢转动望去周围,如寻找着猎物似的,他眼睛闪耀一下,他发现了一个村民,只是一瞬间刃月已经在那村民面前,如切西瓜那样分尸了。

此时的斯班在城门那里汗流全身,人如海浪般往城外跑去,但是斯班却望着远处的刃月心里发出了很多疑问

‘刃月先生?控制不到自己了吗?我....做到什么...?’

斯班努力的思考,但是以他的能力他是无能为力的,忽然身后发出冰冷气息触摸了斯班的右肩

‘小伙子,你是那家伙的同伴?’

斯班被吓到急忙往前小跳转身望去,眼前的生物不是和蔼的,而是不死族的巫妖,看他身穿无数古老文字的法袍以及佩戴着一些金饰品叮当叮当的互敲着响起了声音,脚底下不断的散发出难以发觉的冰冷白色气体,苍白的骷髅头眼孔里闪耀着平稳的红火焰望着斯班

‘小伙子,我再问一次,你是不是那家伙的同伴?以我的推测你绝对是,没有人类看见我还不會害怕的逃跑。’

他说得對,此时他们两人的周围已经似被隔开了,人们都往另一个城门跑去,斯班望了下刃月一脸严肃的表情望着那巫妖

‘你有办法帮忙刃月先生?’

‘吼~原来他名叫刃月啊~嘻嘻嘻~’

巫妖发出诡异的笑声,其右手從身后拿出了一枝吊了三颗人类头骨魔法杖张开了魔法阵,斯班惊慌的看着脚下的魔法阵发出的蓝光喊問

‘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破坏啊!’

天空忽然昏暗起来,并出现了无数陨石落下,那正是最高级10級的火地魔法【陨石堕落】。城镇里非常的混乱,天上的陨石一直落下破坏了屋子,地面,有些人类根本来不及反应而变成了血水,哀嚎无处发出,那巫妖如很满足的发出了大笑,斯班反而心里感到无比的反胃,呕吐在地面,哀嚎声在他的耳边回绕着,求救声,死前的遗言,严厉的折磨着他,巫妖发觉后前去伸出了骷髅的右手抚摸着斯班的頭

‘哎呀,有那么的难受吗?应该要觉得兴奋才对啊!为了那位!’

‘你...怪物...刃月先生和你们这种怪物不同!’

斯班推开那巫妖拔出了腰间上的刀指着巫妖,巫妖摆出一副无奈姿势旋转了右手上的法杖

‘所以说人类就是必须铲除,那位伟大的大人一定會为你的死而感到高兴!’

第6話  完

无责任的作者話
故事我大改革,把写好的都更改,不满意,这几个月写的我都洗了~还是希望我会写完~就此丢上几个月的遗忘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7-7-2016 08:3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话 - 命运的齿轮开启 -


沉重的呼吸声不断持续着,想就知道是谁的呼吸声,巫妖正以各种1級魔法往斯班射去,【火焰之箭】【寒冰之箭】【石片飞舞】【风之刃】之类完全只是让斯班身体上受到皮外伤,完全没有杀死对方的意图,反而是玩弄似得。斯班只是一个普通的猎人,拿起刀也是因为见了刃月的刀法而开始学习,战斗途中他尝试的各种攻击方法,可是却完全击不中对方,呼吸越来越急迫,斯班停止了攻击汗流满脸以刀支撑着身体

‘完了吗?还挺无趣的,那么我也该给与你平等的死了...’

巫妖扭了下头摆出双手平放法杖在其眼前,地面同时出现了深黑的四芒星魔法阵

‘吞噬吧,洛诺...’

巫妖头上即时出现乌黑的物体似张开大口往斯班快速袭去。

斯班眼内看着那乌黑物体往自己袭来即时反应巧妙的闪过了乌黑物体并如滑步似的接近巫妖并给与一击挥砍,但是却如无效果那样在巫妖胸前停止了

‘垃圾...’一声下就发出了冲击波把斯班震飞远处,过后闪耀的红眼更加的旺盛并慢步往斯班走去

‘你知道吗?垃圾?这十年来没有人在战斗中对我造成任何伤害,但是...’巫妖左手拍了拍下刚被斯班砍中的胸口上,发现他的法袍有点破损

‘对于这伤害,我要令你死得更痛苦!’



斯班呼吸急迫的坐在地上望着那巫妖,只见那巫妖身边出现了很多旋转的剑刃,大概是有二十多把,但斯班却没有任何退缩和害怕

‘十年?哈...哈哈哈...我看你是说大话吧!’



巫妖听后似大怒用力的往前挥打前方,那二十多把的剑刃随即往斯班那飞去,斯班完全没有任何抵抗的力量,任由那些刀刃飞过把其身体划出了无数血痕,鲜血一滴一滴的落下地面,那流血量可以说是治不好了,但是斯班还是以笑脸站起来望着巫妖,巫妖大怒并打算给予致命一击

‘去死吧垃圾!’二十多把剑刃形成了一支尖矛往斯班飞去,刺入斯班的身体把斯班钉在墙壁上

‘刃...月...先生...你回来...了...’斯班似看到眼前有一个人抚摸他的脸,他判定他是刃月,说完那句后就再也不动了

‘你很努力...接下来就交给我吧,我的弟弟...’

那人身穿银色厚重似的全身盔甲拔出了腰上的长剑,剑上刻有些文字,剑身细长但却感受到锋利无比,头戴着覆盖着头部的银头盔,左右耳边处有类似鸟儿翅膀,散发出高尚骑士的气势。巫妖看到他后眼孔里的火焰暗淡了

‘原来你回来了啊,剑圣库拉多。安特斯...’巫妖火焰的眼睛瞄了下被钉在墙壁上的斯班

‘想不到你还有个弟弟啊,可惜来晚了,嘻嘻嘻嘻’

‘晚了?我不觉得,只要还有希望就不能放弃可是我的信念,卑鄙的巫妖维罗。克罗斯!’

说罢库拉多一小跳步发出了光芒以肉眼难以看见的速度直刺冲向维多,维多双手持法杖在就快击中自身的时候把剑往上挑

‘感谢你说我卑鄙。’

说罢维多以冲击波震开库拉多,同时挥舞手上的法杖,周围随即出现各种低级法术往库拉多飞去,但是数量却是惊人的多大概有五十多个,库拉多无视那些低级法术再次以神速的速度往维多那里冲去,维多见状往后小跳步后一很小的动作蹲下左手摸了下地面,地面顿时凸起变成尖矛往库拉多袭去。



库拉多身上的盔甲碰撞各种低级法术却没有任何损伤,也没有任何污迹,面对那凸起的尖矛库拉多停下脚步并快速的把其斩成碎石,就在同时从碎石中出现了白色的闪电,库拉多灵敏的右翻身躲避后再次往维多冲去。


维多见自己的法术失效放开了法杖合起了双手,法杖却没有倒地反而是漂浮在半空中,打开了双手可见深红的气体环绕着他的双手掌同时他把双手往库拉多张开,两股红色气体如螺旋般射出。


库拉多见状停止了冲刺并摆出了如《大》字的姿势把剑高举挥砍下,一股白色的剑气往红色的螺旋飞去,碰击的一瞬间空中同时落下无数白色的剑往红色螺旋飞去,压倒性的把红色螺旋消灭...


第七话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8-7-2016 09:2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sloong 于 8-7-2016 09:37 PM 编辑

                           第八话       寂静


库拉多帅气的挥一下右手上的剑并收进剑鞘

‘逃了么...弟!’说罢往斯班跑去但眼前的景象让他止步摆出了拔剑姿势

‘一切的罪恶源,离开那里!’

不错,那就是刃月,但是人呆望着斯班没有理会库拉多,库拉多见后似小跳的发出闪光一瞬间已接近刃月身后用尽全力的拔剑挥斩去,只见刃月举起左手以护手上的盔甲挡住

‘碍事。’一句话下把库拉多的剑往下压并以左肩使劲撞开库拉多,那速度太快库拉多冷不胜放被撞飞



刃月拔掉那钉着斯班的矛抱起斯班其心理却不安‘不会的,这感觉...这味道...不可能...’

‘你干什么!?让我的弟弟安息,你这恶魔!’库拉多愤怒的再次冲往刃月,但是刃月只伸出右手就挡住了库拉多并粗暴的把他直接压倒在地面,地面也因而凹陷下去

‘弟弟?呜!头...在我还可以控制自己的时候请你安静可以么...’刃月疑问的瞬间头里面的的话语再次响起,痛苦的挣扎摇头并放开了库拉多



‘你...被诅咒了?我或许有办法帮到你,不过请你放下你手上的人。’库拉多望着痛苦的摇头以及站立都成问题的刃月表示出他的看法,以及表示出没有敌意,因为刚才的碰撞下库拉多知道自己的实力并不如眼前的刃月

‘我看似被诅咒了吗?这世界果然还有很多问题我需要答案...但是这感觉...我要救这人。’

‘别说笑了,斯班他失血已经过多,能救回的只有十级的神圣魔法,而那人却不是这国家的人。’



‘果然是斯班...’

‘你认识斯班!?’

‘对我来说救人只不过是使用道具罢了...那么...’刃月把手伸进了异空间拿出了一个卷轴并打开 ‘发动...’

一声下刃月头上出现光圈,光圈里面强烈的光线照耀着斯班,在斯班身上的伤痕可以看得见慢慢的复原,不到一分钟斯班就如没有受伤过那样,卷轴在效果消失后同时燃烧起来化成了空气消失。斯班平静的带着微笑的笑容如睡着的婴儿般在刃月双手上躺着,库拉多看后吃惊的上前去查看斯班,只见斯班真的没事了

此魔法为【重生】,是一种十级神圣魔法,短时间内立即复原所有受到的伤害,适用于任何种族,但在故事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会这魔法,卷轴魔法发动只要所属的正邪属性值正确就可以使用,而刃月的属性值是 中立,所以无视正邪值可以使用卷轴,但也有例外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物?’

刃月轻轻放下斯班站起,右手再次伸进异次元拿出了一个卷轴并丢给库拉多

‘如果真的是诅咒的话,那么请你使用那卷轴对我使用上面的驱魔魔法,办得到吧?圣剑士...’

‘...驱魔法【邪灵歼灭】...这可是...’



【邪灵歼灭】是完全净化单体角色的驱魔法,也可以说是对不死族最强的伤害魔法,据说连上级的不死者都会一次过净化掉,也就是说即死...但这里库拉多并不知道刃月是不死族,而是此魔法可是超级罕见的,在那世界能使用此魔法的十只手指数得完,而且这魔法是附在卷轴上,可以说是无价宝。

‘废话少说!趁我还可以控制我自己不把眼前的东西撕裂的冲动!动手!’

‘发动...’

一声下,刃月瞬间被四支巨大光剑刺入四肢浮在半空中,其地面上出现白色三角形魔法阵带着上百的白色咒文发出强光照射在刃月身上,刃月发出了疯狂的叫声,如被活生生切开身体似的惨叫。斯班因而惊醒,看见眼前的景象大喊

‘不---------!’

在光里面的刃月看见斯班无事心里平静起来,似全部痛楚消失了,很累,很想睡



‘结束了么?这就是解除诅咒,对不死族最高伤害的魔法...好累,就让我躺一下吧...’

魔法效果消失了,刃月倒下一动也不动,寂静的风声吹起,城镇的情况惨不忍睹,天却下雨了,打着雷,见到一名少年跪在一个漆黑盔甲战士身旁呆守着...



第八话  完

无责任作者话
好像有人看,好像没有,不过我也拖了很久才更,麻麻...觉得有人在等,所以就更文了,还是那句,有人看,有人欣赏我才有力写,我也很害羞的放上这种低水平的乱写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9-7-2016 01:2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话  虚弱



‘嗯...啊啊。’刃月眼孔中的火焰燃起,看见了白白的天花板,缓慢的坐起身‘我在哪?’在其脑中疑问,同时想起了昏迷前的景象,斯班跪在自己身旁的一幕

‘活着就好...’随口而出一句话后,刃月观察四周,看见的是华丽的装饰品,美丽的红色玫瑰花,三扇巨大玻璃窗,外面看得见是花园,望去床前方看见放满了书的书橱,床旁边发现一个椅子和小桌子放着三本书有人阅读过的痕迹,刃月尝试举起他的手,但却觉得非常困难,感到异常虚弱的他很勉强的从床上下来,站不稳的他翻倒了桌子上的书‘噼里啪啦’的落在地面上。



刃月很吃力的用左手靠着桌子,刃月右手拉来了椅子坐了下去‘这种感觉...生病了?不死族也会生病?’


刃月充满疑问看着自己的双手想着想着慢慢把刚才弄跌落地的书本捡起并好奇的翻开了其中一本,里面的字对他来说完全是毛毛虫似的文字,但是从图案上可以知道那本书大概是剑法书‘这里大概是那圣剑士的家吧。’


‘咔嚓’房门打开了,进来的人是身穿着华丽贵族衣服的青年,刃月转头望去‘原来是斯班啊,还以为是哪一个贵族小鬼。’


‘刃月先生!身体觉得怎样?没问题吧?’斯班眼孔长得大大的匆忙跑前去刃月面前询问,刃月淡淡的回一句‘啊啊...’


看见刃月完全没有动作的斯班低下头‘果然是那样...如果我能帮到什么的话请尽管说!’


‘也没什么。不过我好像陷入昏迷状态,几久了?’

‘大概一个月,先生。’

‘一个月?不死族也会昏迷?这世界到底...不能以游戏来判断了吗?’刃月心里自问,然后望着桌上的书本‘一开始觉得最强的感觉现在的感觉自己就像一只无力的狗,沉重的身体,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

‘先生?刃月先生?’斯班看刃月一动也不动而呼叫对方,刃月从沉思中醒来,并以很吃力的感觉颤抖站起来,步行几步失足时斯班急忙扶着刃月,总算稳住自己脚的刃月发出了笑声

‘看来我真的很虚弱了。’

斯班沉默的扶着刃月,此时门口处一名男子声音道出



‘认为被最高级的驱魔法击中而不反抗的不死族会无事生还?我看世界上只有你和不死族的领袖罢了。’


‘是么,我对这世界的事情完全不懂,可否请教下你呢?圣骑士先生。’


一名银骑士出现在门口,没错,他就是库拉多,脱掉了头盔的他露出了一头白发,清秀的脸孔,青色的眼睛,美少年一名。库拉多关上了房门慢步走向刃月

‘在那之前我想确认一些事,为什么要毁掉城镇?’



‘那个嘛...如你所见,诅咒的关系。’刃月随便回答了一句,因为他不懂要怎么解释那是他的技能,但是却控制不了而暴走...

‘诅咒吗?那么在事发前和兽人的战斗也是因为诅咒?’



‘那个嘛...’

‘刃月先生是为了保护城镇才和那兽人战斗的!我不是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吗?哥你就别在怀疑了好不好?’斯班插进话来,库拉多一眼锋利的眼神往斯班瞄去



‘我是在问眼前这位,不是你。’


刃月制止斯班接下去的回话‘好了好了...我跟那兽人战斗是因为我们同样不是这世界的人。’


‘不是这世界的人?那么最近某些怪事传言也是因为你们这些【人】?’强调着人的库拉多说着说着走到了巨大窗门前


‘世界各地?可以告诉我在哪吗?’


‘告诉你好让你去杀了他们?’


‘也不一定,不是疯子的话我不会杀对方。’

‘也就是说你杀死的那位是疯了的兽人?可笑,完全没有人可以证实他是疯了吧?’



刃月无言,的确他无法反驳,面对面对话的只有他自己,库拉多接下去道


‘也罢,你救了我弟也是事实,而你说你不是这世界的人从你的装备和当时的卷轴我是相信的,但是国王陛下可就不可能,可以的话请尽快离开这里。’


‘感谢...’


‘关于那些消息是北部的小村庄里面出现了一名治疗师,什么病都能治好。南边有人看到精灵做出奇怪的道具,基本上精灵都是不会制作道具的一族。西面的国家因为一名手持大斧的巨汉搞得一团乱,就和你目前的状况一样,把这里弄得...’

‘三人么...必须要想办法找到他们才可以。’刃月思想着同时,库拉多看刃月的现况

‘目前我看你还是想办法恢复原来的状态比较好。’

刃月听后推开斯班,勉强的站立着,在自己的脑中一直寻找着目前的状态有没有在游戏里面遇过,过了几分钟,他摇起头,答案是没有



‘别说恢复了,我这是怎么一回事我都不懂。’


‘嗨~库拉多酱早上好~听说你在这...咦?’房门突然被打开并发出女声,那女生身穿贵族粉红服和围裙,留有一头黄色的卷发,大大的蓝色眼睛在漂亮的脸孔上却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呀啊啊!呜。’库拉多立即遮住女生的嘴巴,一脸头痛的表情

‘丽丝安静点。’丽丝右手指去刃月,刃月的骷髅脸上表现不出任何表情,但是眼孔里的火焰却闪耀了一下回应着似的,库拉多接着说



‘他不会做出什么事的,安静可以吗?’丽丝点点头,库拉多见后就放开丽丝,丽丝立即躲在库拉多身后

‘怎么会有不死者在这里?为什么要瞒住我?因为我是...’



‘他是斯班的救命恩人,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丽丝,你就当做没看到,如何?我也不会告知国王你又偷溜出来我这里了。’


‘你不是说救了斯班的人是神秘人吗?那神秘人竟然是不死者?’


丽丝好奇的眼神望着刃月,此时门外却发出了无数脚步声,是身穿华丽盔甲的禁卫骑士前来,一看见刃月立即拔出了剑


‘公主,你没事吧?请待在我们身后。那里不死者,不懂你怎样进来的,别做任何抵抗!可以让你轻松离开这世界!’


库拉多右手摸着头露出烦恼的的表情,刃月一动也不动只是望着禁卫骑士们...

第九话 完


无聊话
没什么事就写了那么长,还是希望有人可以评语啊,感觉写来给空气看有点那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9-7-2016 02:1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能寫那麼多真厲害呢。
感覺現在很少人寫這種玄幻的,
我來慢慢拜讀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9-7-2016 02:4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要準備文件前忽然穿越,真的是很爽的事情。
話說這篇文章穿越的感覺有點類似做清醒夢。
這是雙主角形式嗎?刃月和斯班?

小小意見,怎麼好像很多句號被吃掉了?X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9-7-2016 02:5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藍藍眼淚 发表于 9-7-2016 02:46 PM
要準備文件前忽然穿越,真的是很爽的事情。
話說這篇文章穿越的感覺有點類似做清醒夢。
這是雙主角形式嗎?刃月和斯班?

小小意見,怎麼好像很多句號被吃掉了?XD

因为我是乱放句号的,不想放就不放,因为算1个字
主角嘛,我还没决定几多个,目前是两个主要人物,慢慢会多,也要看灵感来写

穿越去了另外一个世界,身体已不是原来的身体,慢慢刃月会发觉完全不明白不死族到底是怎样的种族,我刚写到那里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0-7-2016 04:20 AM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话 麻烦的公主



库拉多一脸无奈小声的呼叫一声


‘丽丝。’


‘啊啊啊!你们搞错了,那只不过是一个木偶来的,你们快出去,不然每个人都要受罚!’


禁卫骑士们互相望了对方犹豫着,丽丝气冲冲的的怒道‘还不给我出去!?’

‘是!’禁卫骑士们立即对丽丝立正鞠躬后离开了房间并关上了房门

静下来的房里丽丝黏上库拉多‘库拉多~你不会跟父王告状吧?’如小孩对父母撒娇似得粘着库拉多



‘还要看妳的表现才能决定。’


‘什么嘛~我可是公主啊!’


‘公主就可以无视礼仪做出这种行为?陛下如果知道你又溜出来不学习礼仪的话你可知道有什么后果吧?加上...’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这次要我做什么?’

库拉多拇指指向刃月‘把他弄出城镇。’

‘就那样?简单简单~’



刃月疑虑问道‘那样好吗?让公主来...’

此时库拉多和丽丝同时说出‘安啦安啦。’

库拉多接下去说‘这公主只不过是一个顽皮的小女孩,把她真的当成公主你只会觉得头痛。’

‘什么嘛!?我可是欧斯雷王国的第三公主,
丽丝。阿尔贝鲁特!’


‘比起你的姐姐,你真的...’

丽丝脸上闪过一瞬的不愉快,过后又嬉皮笑脸说道‘姐姐他们优秀,又美丽,拿我跟她们比较...’

斯班插入‘虽然我没有见过另外两位公主,但我觉得
丽丝公主很有魅力啊。’


丽丝听后脸蛋上红起来并转身藏起她那脸蛋‘是...是吗?’呼了口气后继续说道‘别管我姐姐她们了,几时要离开呢?不过这大个儿怎么一动也不动啊,也不说说话。’

丽丝前去刃月身旁观察,敲了敲刃月的胸甲,刃月‘嗯’的一声吓到丽丝飞快走去库拉多身后,斯班见了不禁笑了出来,库拉多也笑起来



‘那么害怕他么?’

‘我我...’



刃月似乎想要拿椅子,斯班见后拉椅子过来接到刃月手上,刃月缓慢的坐下


‘感谢。’然后刃月眼孔里的火焰望着丽丝


‘如妳所见,我连走路都成问题,可能连妳这种小妹妹也可以杀了我,你还怕我吗?’


丽丝再次往刃月走去忽然小跳施展出飞踢把刃月踢倒在地并怒道‘我不是小妹妹!我已经过了十八岁成人仪式了!,我是大人了!’


此时房门打开了,那是因房间里面重金属跌落地的声音而吸引到禁卫骑士开门探查,只见倒在地上的【木偶】,丽丝立即伸出手指指向房门‘没有我命令不许开门!’

禁卫骑士急忙关上门‘看来公主陛下又在耍大小姐脾气了...’其中一名禁卫骑士说后摇头,门外的几名骑士也一起摇头

回到房间里,斯班扶起刃月的同时库拉多无奈的呼了口气‘看吧,基本礼仪都没有的公主大人...’

‘什么嘛!?明明是他不对先!’

‘哼,你认为而已。’

丽丝嘟起了嘴转身找东西发泄,斯班微笑着,而刃月却没有出声的再次坐在椅子上问道

‘那么公主大人,你会遵守圣骑士大人的承若吧?’

‘当然,我可是公主啊!有什么是办不到?’

库拉多小声说‘妳不办小心我告状~’

丽丝不懂从哪拿来的木棒直敲库拉多的头,,库拉多倒下后丽丝多敲几棒就丢掉木棒拍了下双手

‘好了,几时要离开?大个子。’

‘越快越好。’刃月合起双手支撑住下巴望着丽丝回答,丽丝右手放在嘴边思想了下

‘就三小时后吧,我这就去准备,大个子你也准备下,如果可以的话换件衣服比较好,就这样。’

说罢打开了房门离去,库拉多站起整理下他的头发

‘放心吧,那孩子虽然不懂礼仪,答应我的事他没有失败过。’

‘嗯。’刃月默答,心里却想着‘脱下盔甲吗?以前是装备指令,但是...’刃月缓慢的摸触自身的盔甲欲找出卸下的方法

此时斯班接近库拉多小声‘哥,我可以跟随刃月先生吗?他的状态实在...’

‘那是你的意愿还是报恩?’

‘...意愿。’

库拉多沉默了下‘好吧,你就去吧,我也没什么资格留住你。’

此时刃月拆下了肩甲,斯班见后上前去‘我来帮你,刃月先生。’

‘啊...麻烦你了。’

‘不必客气。’

‘咔嚓咔嚓’声音在房内重复中,而在门口外面却有个人影,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第十话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0-7-2016 02:0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sloong 于 10-7-2016 07:15 PM 编辑

第十一话  追逐前



欧斯雷王国,一个月前是很热闹和充满活气的城镇,现在却看不到了,只见到人们为死者祷告,清理建筑物以及重建。


烈阳高挂,蓝蓝的天空还看得到鸽子成群的飞过,城镇里见到一名黄发少女东奔西跑,因为她正被五位穿着黄金盔甲的骑士追逐



‘你们有完没完!?给我回去!’


边跑边把附近的东西拉倒的少女抱怨着奔跑,追逐的骑士没有被挡路的东西减慢脚步一直追逐,少女奔跑转头望身后只见骑士不死心的一直追逐忽然一声‘叮~叮’铃铛的声音,她望去不远处的屋子上见到一个人对她招手,少女脸上露出微笑奔跑向那屋子旁的小巷,少女一过转弯角后就不见了人影,骑士们停下张望四周见已追丢而靠在墙壁喘气‘这下皇后陛下又要怪罪了...’


此时屋顶上有两名少女,黄发少女还在调整呼吸


‘谢啦!蕾姆~’


‘嘻嘻~就如平常那样嘛~今天要玩什么?丽丝。’少女拥有一头不整齐的棕色短发,圆圆的脸蛋平民样,带有天真活泼的脸让人看了都会疼爱她的感觉。


‘嘛~今天要玩的是~带人离开城镇!’


‘那有什么好玩?’


‘偷偷跟你说哦,那人是不死者哦!’


‘什么什么?城镇里有不死者?快带我去看看~’露出一脸好奇的蕾姆拉丽丝的右手拉起丽丝


‘首先!我们去弄一个货车吧~’


‘跟老爷爷借就有了~嘻嘻嘻’
两人随即在屋顶上奔跑,跑过了两间,五间,八间房子后蕾姆灵活的拿出了一条绳子抛出,绳子如有生命般绑住了屋顶角落的铁条,蕾姆拉着丽丝愉快的踩上绳子往地面滑下去

‘呀呼~目的地到达~怎样?’

‘果然还是那样最爽快~那么...’

蕾姆和丽丝互相望着对方露出微笑,她们的前方屋子外正有一架手拉的小型货车,平时都是以马来拉动的,而房屋外则看见一名老头子坐在椅子上缓慢的摇荡着,还听到他的打呼声。两人静悄悄的走去货车把手处小心的推动货车,推到不远处老头子醒来发现两人立即大叫‘又是妳们两个!?给我站住!’

丽丝和蕾姆同时对老头子微笑同说‘迟点会还你的啦~谢谢哦~’

说罢两人全力推着货车离开了,老人根本追不到,但是他却没有真的生气反而走回去坐回椅子上‘已经到了这一天了吗?蕾姆...’老人再起摇动他的椅子再次进入梦乡

两人走了不远见老人没有追来后各举起手掌击向对方的手掌‘耶’地一声,两人愉快的慢慢推着货车时却没有发觉他们身后出现了不含好意的五人,五人手上露出了匕首慢步的接近她们两人...

此时已经过了两个小时,天空由原本的蓝色变成了橙黄色,中午了。在一间非常大的独立式贵族房屋可以知道他的权力是多么的有力,拥有几乎三间平民房子的花园,有马厩,地面也是有人修饰过的平路,也有经人修建的美丽的草丛,也有貌似练剑的地方。

在那豪华的房屋前可见到圣骑士库拉多和斯班以及一名穿着貌似浪人衣服的人,此人戴着假面具,全身手脚各处都包扎着绷带,看似木乃伊,他当然就是刃月。库拉多从怀中拿出了怀表

‘差不多了。’

刃月望着天空点了点头后对斯班说‘斯班,你就留下吧。’

‘不,我要回报你救我之恩,我的命是先生你就回来的,所以...’

‘我不需要你的命,活着就好。’

‘就算那样,我怎样也不放心让先生一那样的状态...’

‘至少比你强。’

‘我会变强的,不会成为先生的拖油瓶!’斯班跪在刃月面前,刃月把头望去另一边‘傻小子,我去的地方不是你想的那么安全。’ 刃月心中却讲‘我不想有人因为我而死去,你可是我第一个在这世界上的朋友...’

库拉多也说‘就让他随行吧,有恩必报也是我们家规,就算他再弱也好,也是我的弟弟。’

‘难道你就不担心你弟弟么?’

‘人必有一死,天要你死,你一定死,时机未到,自然不会死,【命运】这就是我相信的。’

‘命运么,怎么搞到像角色扮演游戏里的剧情似的...也罢。斯班,你也相信命运?’

斯班点了点头‘拜托先生!’

刃月望着斯班叹了口气‘好吧,不过记得有危险就立即逃走,不必理会我。’

‘我才不会那样做!’

‘算了,当我没讲过...不过时间也差不多了吧,那位公主呢?’

此时刃月看见远方有个人影‘嗯?那是...’库拉多也发现了‘是血的味道。’

三人随即往那人影跑去,刃月想不到脱下盔甲后他可以正常行动了,不过眼前的人影令到他更加在意而忘记了自身的虚弱感,三人陆续来到了那人影前,只见是有18~20岁的少女,但是却失去了右眼,右腹部渗出鲜红的血并说了一句‘丽丝她在东城门前...’就晕过去了...

第十一话 完

无聊话
过多几天可能就不会更大概一两个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1-7-2016 02:3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话  野种


黑暗里看不见任何东西‘叮~叮~’响起了铃铛声‘蕾姆,蕾姆,你还记得吗?当你十八岁那一年你将会遇到一个人,那人会改变你的一切,你的一生最大转折点也是在那里,如果妳还记得的话,谨记一件事【活下去】。’

黑暗中渐渐看见一位模糊的中年人拿出了两个小铃铛为小女孩戴上后抚摸小女孩的头,小女孩露出天真灿烂的笑容

‘爸爸!’蕾姆伸出右手欲拉住某东西似得惊醒过来

‘小姐你没事吧?腹部还痛吗?’蕾姆眼前看见是祭司的黑白色袍子的女人,就是医师一名,周围则是豪华的大厅,稀有的挂饰,图画,餐具,赤红的地毯铺满大厅,不可以说是整间房子。躺在软绵绵的沙发上的蕾姆看了看包扎好了的腹部,而那已经看不见了的右眼处则火热热的燃烧着似,蕾姆右手轻轻的摸了下右眼处后腰部的小铃铛发出了声音,脸色立即变得很难看,随即她就想起身,医师立即阻止

‘小姐你还不可以随便乱动。’

‘别管我!丽丝她!’

‘公主的事小姐不用担心,圣骑士大人已亲身出动和派人去寻找了,很快就会找到了。’

‘公主?丽丝她?’

蕾姆呆着望着医师,医师发觉自己说出了不能说的秘密立即带过‘丽丝她很快就会回来了,妳就安心的等待下。’

蕾姆并没有听到那句,因为她已经起身快速离开了房子,天已经慢慢的暗起来,蕾姆一直奔跑,一直跑,腹部传来阵阵刺痛,已经渗出血了,左眼眶上却落下了泪水,过去的回忆在她的脑力回忆着。她和丽丝第一次相遇时,大概是十二岁时在热闹的市区里奔跑并头对头互撞的那一幕,当时的确丽丝是穿着很高贵的服装,但是当时丽丝表现不像是贵族对蕾姆求救,逃离后丽丝的衣服残破不已疲惫的坐在地上却露出非常高兴的笑容

‘谢谢你!’

‘没什么~不过那些家伙好像是王城里面的人呐,你是什么人?怎么会被他们追啊?’

‘我我...我只是被贵族买下来的...’

蕾姆听了见丽丝一脸为难的表情,露出笑脸靠了靠丽丝的脸‘看来我们也是孤儿呢~做个朋友吧?’

‘呃?’丽丝一脸吃惊,蕾姆站起伸出右手

‘我名叫蕾姆,没有性~’

‘丽...丽丝。’

丽丝缓慢的伸出右手,蕾姆看见直接捉住丽丝的右手拉起丽丝露出了微笑,丽丝见后也回以微笑。

几年一起玩耍的日子回忆闪过,不知跑了几久,来到了市区的蕾姆停步站着望去天上,已见到弯弯的月亮挂在天上,蕾姆看见丽丝似的骂了一声‘骗子!’

此时市区某个角落走出了一个人‘啊~这不是刚才的小妞吗?’

右手上玩弄着匕首,脸上有刀疤,带着一头黑长发身穿一身近身衣和黑夹克的女人露出了疯狂气息,蕾姆见后身体自然地往后退了一步,那女人完全没有给蕾姆时间思考直接丢出了匕首把蕾姆的右脚钉住,蕾姆蹲下并想拔出那匕首,但那女人已经在她的面前了

‘捡了一条命竟然还回来,可惜我们的目标不是妳。’

‘丽丝...丽丝是公主是真的?’

‘吓?妳是白痴还是呆子?怪不得雇主说把另外一只野种也杀了,脑袋还真的不灵啊。’

此时那女人拔出钉住蕾姆右脚的匕首并再次刺入蕾姆受伤的腹部并慢慢旋转匕首,蕾姆痛得以含着血液的口大喊,但一秒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女子遮住了她的口

‘痛吗?害怕吗?就让我慢慢的欣赏你这张令人讨厌的脸慢慢变成绝望的过程吧!’

过了两分钟那样,蕾姆已经开始慢慢失去了意识,接近死亡的她只见到那女人慢慢的在其身上画出血条,脸上也无法避免,那女人见蕾姆完全不会动了,就站起身

‘啊啦,不小心真的弄坏了,不过我告诉妳一件事吧~妳的朋友也-是-野-种~’

蕾姆听到但是却动不了,身体的痛楚已经慢慢消失,只能看着天上模糊弯弯的月亮等待,左眼眶落下了眼泪‘对不起...’说出一句话后就失去了意识。

冷风吹过,那女人一副满意的表情转身准备离去时原本满足的脸却变成了凶脸,蕾姆头那方此时出现了一个包着绷带的脚....

第十二话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1-7-2016 05:4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唉,沒了右眼真可怕!

話說怎麼會那麼長時間不更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1-7-2016 06:3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藍藍眼淚 发表于 11-7-2016 05:42 PM
唉,沒了右眼真可怕!

話說怎麼會那麼長時間不更了?

因为没力写,你懂的,没人给感想的感觉有点没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1-7-2016 07:3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sloong 于 11-7-2016 09:52 PM 编辑

第十三话  权力争夺受害者


‘我的运气怎么那么背。’全身绑满绷带的人正是刃月,蹲下查看蕾姆的伤势‘要不要让我也来好好疼疼你?那边的那位女士。’

‘还以为是什么野兽,原来只是个受伤的小狗,来来,让姐姐疼疼你。’女人从腰部后面拔出了两把短剑,一脸扭曲的脸望去刃月。

‘小狗?的确,不过我告诉妳一件事吧,’刃月站起左手握着刀鞘准备拔刀的姿势,如一阵风似的出现在女人面前‘我讨厌欺负弱者的强者。’女人完全来不及反应,刃月只是用左手推出剑柄攻击女人的腹部然后一个转身去到她身后以手肘击去她的后脑,女人完全不懂发生什么事就倒下晕过去

‘嗯?’刃月蹲下查看,女人还有呼吸心里凉了一下‘看来几乎全力打下去也不会死人,要感谢这虚弱时期么?’

刃月无意的笑了一下走去蕾姆身旁,心里想着‘救她?对我也没什么好处。’刃月转身慢步离开,走了不到五步听见蕾姆叫了一声‘爸爸’风动了蕾姆腰间的铃铛‘叮~叮’响着,刃月抬起头往这那弯弯的月亮‘我还是心太软了。’刃月右手上不知几时拿着一个卷轴化成了灰消失,蕾姆张开了左眼发觉身体不痛了,看见一个身上多数绑着绷带的浪人慢步离开以及地面的女人她直接叫住刃月‘那位先生!’

刃月完全没有理会她,蕾姆见后急忙站起来往刃月方向奔跑但是她小腿一下的脱力让她跌倒了,翻了几个圈直接倒在刃月面前。

刃月望了她一眼‘伤好了就给我消失,人类。’冷漠的说了句话后就继续往东城门走去

蕾姆看到刃月面具后面的眼睛是深红的火焰心里受到了冰冷的风袭击,坐在地面看着刃月走的方向是东城门,也记起了她昏迷前的人,有一个人就是眼前的刃月再次站起接近刃月

‘寻找着丽丝...公主吗?’

刃月止步‘难道这个世界的人都是那么粘人的吗?’心里发牢骚的刃月吐糟

‘我带你去,不死先生。’蕾姆不等刃月回复就往东门处跑去,刃月听到【不死】两字吃惊了下跟上脚步

‘我的确是找着那位公主,但...’

‘丽丝跟我说过要让一个不死者离开城镇,你满身都是绷带,还有那奇怪的面具后面的眼睛...’

刃月听后心里盘算着‘看来面具还是不行,幻术好像也不能使用,这女孩,分析能力不错,但也太乱来了吧,明明刚才受了那么重的伤...

‘啊啊--还有几远?’

‘差不多了,呜--’蕾姆右眼隐约的发出疼痛的感觉,左手不惊觉的摸去,来到了之前丽丝和蕾姆‘借’货车的地方,只见老人躺在地面,地面上的血从身体处流出,蕾姆左眼不禁落下热泪跪下大喊


‘爸爸---!’


‘果然来了,浪人先生,啊啊啊--应该说是不死者先生。’漆黑一片的屋顶上出现了五个人影,四人都蒙着脸,一身穿着似盗贼破烂衣服以及皮甲,武器三人都拿着普通的长剑,但是其中一人拿着如月亮的弯曲般的弯刀,可以说他就是首领,而第五人则是被绑着双手双脚咬着布的丽丝


刃月望了下跪在地上伤心的蕾姆后就拔出他的爱刀飞鸟指向四人,刀身上反映着月亮


‘吼--~你们是怎样知道我是不死者的?是谁派你们来的?’


‘当然是从这个妹子身上听到的啦~而且我们为了你准备了一点点礼物~’


那人说罢四人拿出了几瓶装着水的瓶子往刃月丢去后就露出狡猾的笑容,但是维持不到几秒脸色都变了,因为那些瓶子的睡对刃月完全没有任何效果


‘怎么会!?那可是圣水啊!’


‘刚好我才被驱魔法洗礼不久,这点水完全不够看啊。’


‘是...是吗!?兄弟们上!’


忍住恐惧感的四名盗贼一同跳下屋顶并冲往刃月,一瞬间,连被砍到的感觉也没有,三名盗贼前后都被砍了一刀而倒下,没有痛苦声,没有反抗的能力...最后一名盗贼见了立即转身拔腿就逃,但是蕾姆不知几时已经在他后面并且把他压倒在地用拳头一来一往的往那人的脸部打去,打了十多拳,拳头被绑满绷带的手捉住阻止了


‘他还不可以死,妳应该明白吧?’


蕾姆低着头点了点头站起走去了她父亲尸体旁,盗贼一脸恐惧相望着刃月,刃月慢慢拿开他的面具


‘好了,该告诉我是谁命令你们的了,不回答的话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露出白色的骷髅头以及深红燃烧着的双眼注视下,盗贼失禁了别着脸不敢正视刃月猛点头


‘是!是!是!是第一第二公主命令的!’


‘还有呢?目的?’


‘我---我们只是收了钱让第三公主出洋相的,要让她失去民声!’


‘嗯...你滚吧!’刃月挥一挥右手,那人顿时站起飞快的跌跌撞撞逃去。


刃月回头只见哭泣的蕾姆以及在屋顶上的丽丝,刃月轻快地爬上屋顶,见到丽丝是清醒的


‘你听到那人说的话?’


丽丝轻微点点头,刃月拿出了小刀帮她松绑就抱起她回到地面,丽丝看着蕾姆想要过去但是刃月拉住她的右肩,丽丝回头见刃月摇头,低下头的丽丝


‘是我害的...’


蕾姆听后站起手指着丽丝前来‘对!就是妳!一切都因为妳!’


丽丝低着头,蕾姆左眼一直留着泪水,此时刃月呼出一口气般的


‘应该我才是吧?两位小妹妹。’刃月温柔的揉了揉下丽丝的头发,丽丝眼眶湿了,刃月望去月亮继续说着‘权力争夺受害者在什么时代都会发生,无辜的人只能接受,所以--你尽情的哭吧。’


丽丝听后忍不住贴近刃月左胸哭起来,刃月轻轻的抚摸她的头表示安慰,蕾姆也哭着贴近其右胸痛哭起来...

第十三话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登入

本版积分规则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20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Private Cloud provided by IPSERVERONE
0.178449s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